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光与暗(4)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五章 光与暗(4)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修伊的伪装,已经全部卸去,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变回了当初岛上的那个少年模样了。

甚至连衣服,都换成了一身黑色的劲装。

如果不是修伊的声音尚未改变,贝利甚至不敢确信他就是西瑟达达尼尔。

令贝利感到痛苦的是,当自己苦苦追寻的猎物终于出现在眼前时,他却先一步成了对方的阶下囚了。

“半年不见,你长高了。”贝利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勉强笑道。

“成长是每个人必然的过程。”修伊悠然回答,他瞅了一眼贝利:“不过看起来你并没有太多进步,贝利,你成为四级武士多少年了?”

“六年。”贝利无奈地回答。

“你已经太长时间沉醉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了。”修伊的手伸了出来,斗气能量在体内运转,使他的手臂肌肤现出淡淡的白色斗气光芒。

“你!你也已经是……”贝利大骇,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在岛上一文不名的小子,在离开炼狱岛后不过半年的时间,竟然也已经成为了四级武士,他的进步速度之快,大大超出自己的预料。

“很惊讶对吗?”修伊冷冷地看着贝利,然后道:“布莱恩,放开他,我来和他打一场,启动静音结界。”

站在贝利身后的布莱恩巴克勒缩回了自己的手,站到了一旁。

那股禁锢贝利移动的斗气一旦离开,贝利立刻感到自己恢复了自由。

修伊左拳迅猛挥动,仿佛一把铁锤,带着一轮力的狂潮击向贝利。

“噢!”贝利狂叫一声,右臂本能前挥,却骇然发现修伊的速度比他更快。

修伊的左手化拳为抓,一把抓住贝利的右拳,顺势而上扣向他的腕关节,贝利反手用肘撞向修伊,修伊侧身闪过,飞起一脚踢向贝利的下膝,贝利本能的后退,左拳同时出击攻向修伊的脑部。

他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拼尽所有力量集中在这一拳上。

修伊不闪不避,右拳同时迎上,两拳对撞,两个人的斗气能量在这刻互相碰撞,一股股力的旋涡从身体上迸发。

白色的斗气光芒不停地在他们身上闪耀,贝利再度大吼一声,右拳摆脱纠缠,如雷电般强挥再度砸向修伊的脑部,没想到修伊这一次竟没有硬驾,他身躯前欺,竟只身扎进贝利的怀中,一头撞在了他的鼻梁上。

这一下撞击充满斗气能量,砸得贝利眼冒金星。两个人的斗气能量都差不多强大,但是修伊显然更擅长于如何作战,毕竟他的老师可是兰斯洛特和帕吉特,而且他在斗气运用的境界上也明显比贝利强大太多。

如果把斗气比喻成军队,那么斗气能量的多少,就好比军力的大小,是武士战斗中直接决定胜负的关键。然而就象强大的军力不等于胜利一样,在斗气能量的多少之外,斗气的运用,同样至关重要。

斗气的运用,其实就是对身体斗气能量的调配能力,就好象将军们对千军万马的指挥能力一般。当初修伊学会了斗气的外放,内敛,快速转换等等,就象是将军们学会了如何指挥军队前进,后退,集中等指令。

因此斗气的运用能力,就好比将军对军队的指挥能力。

官职的大小,取决于将军们统领部队的多少,而武士的级别,取决于斗气能量的高低,但是战争中不缺以弱胜强的例子,个人决战里,同样不缺低级武士打败高级强者的例子,皆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级别,仅仅代表了实力的拥有,而不是发挥。

这种发挥实力的能力,就是斗气运用的境界了。

在这个基础上,武士的战技就好比是兵种,而战斗的技巧就好比是阵型变换。前者是自我培养,后者是临场发挥,都极为重要。

修伊对贝利的进攻,其实就是斗气运用和战斗技巧运用的胜利。

他先故意把贝利的斗气能量先集中在他的右臂处,在这里争夺和对方的控制权,然后故意露出空档引诱他左右拳出击,好比大部队两路夹攻,中路必然空虚。但是修伊却在中路这里埋伏下了一支奇兵,进行了一次中路强突,给了贝利凶狠而致命的一击,瞬间完胜对手。

中路被破,指挥中断,被修伊凶狠撞击后的贝利,头脑晕晕沉沉,修伊一把抓住对方的前胸,右手同时用力,将贝利举过头顶,反向摔往房内。

贝利人尚在空中,修伊已经腾跃而起,一个劈腿将贝利砸回地面。

即使是拥有斗气能量护体,也经受不住如此凶狠的打击,贝利连吐几口鲜血。

踩在贝利的脸上,修伊的声音冷酷决绝:“即使不用魔法,单打独斗你都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贝利大人。”

——————————————

贝利被修伊到了小卧室里。此时,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布莱恩在确信修伊有足够的实力拿下贝利,放心地回到了会场中。只有莉莉丝还抱着如今一身雪白的旭留守在客厅。

这刻望着贝利,修伊的眼中充满了怜悯。

“知道吗贝利大人,其实绝大多数时候,我对您是非常感激的。尽管你是一个卑鄙,贪婪,无耻的小人,但是不可否认,正是在你的帮助下,我才能活着离开炼狱岛。”

“可惜你现在却打算杀死我了,对吗?”贝利有气无力地回答,他的鼻孔已经不再流血,修伊给喝了一口治疗药剂。

这刻修伊微微一笑:“是什么让你有了这样的想法?”

贝利苦涩道:“修伊格莱尔,也许我很贪婪,但我还不是白痴。你不可能放一个敌人回去揭穿你的底细的。”

“除非这个敌人不再是敌人。”修伊冷冷道。

贝利心神巨震,怔怔地望向修伊。

修伊站了起来,大踏步来到贝利的面前:“别傻了,贝利。你真得以为我不惜暴露自己把你找来就是为了杀你吗?然后我怎么跟拉舍尔交代他带来的手下失踪的问题?让他进一步增加对我的怀疑?不,贝利,我之所以找你来,就是因为我要告诉你,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向拉舍尔证明我不是修伊格莱尔。”

他望着贝利的眼睛:“就象以前那样,我们继续合作。”

“这不可能!”贝利大叫起来:“我不会再和你这个魔鬼合作,你把我拖上了贼船,你害苦了我!害了我们所有人!”

话一出口,贝利立知不对。

一丝狡黠的眼神从修伊的眼中闪过。

他吃吃笑了起来:“我害苦了你,害了你们所有人……很有意思的说法。贝利大人,你是想告诉我,当初我们在岛上的交易,已经让你泥足深陷了吗?”

贝利吓得全身颤抖。

修伊笑得越发开心起来:“是啊,是啊,从我发现您和查克莱大人竟然会是追捕我的人的主力之后,我就一直在奇怪。为什么?为什么自由号上的所有武士都会加入对我的围剿之中?仅仅因为你们见过我?那理由不够。”

修伊背着手踱了几步:“所以我一直在想……尽管我怎么也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来自深港的小小治安长官会成为追捕我的人的指挥官;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竟然会听一个二级武士的安排。尤其是今天,我注意到你们一直对拉舍尔言听计从,他不是一个傀儡,他就是一个真正的指挥者。这太不可思议了。尽管我们相信世界的权力不是由武力高端者所掌控,但我们同样明白,强大的武力使得任何一位掌权者都必须对强者有所尊重。但是从今天拉舍尔对查克莱的态度上,很遗憾我没有看到这点——哦对了,我偷听了你们的对话。”

贝利一言不发。

“所以我确信这里面有问题。尽管我很早就觉得有问题,但是我一直无法证实,并无法得出一个准确的答案,而只是一些朦胧的线索。知道吗,贝利大人,找你来是一个很冒险的决定。如果你无法证实我的推断,那么结果就是你会死。而你的失踪,将会成为拉舍尔怀疑我的最大理由。不过还好,你终于帮我确认了这一点。”

修伊大步走过去,凑到贝利的面前,低声道:“拉舍尔发现了你们和我交易的秘密对吗?我知道这个家伙很厉害,他甚至发现过一些我不曾想让你们知道的秘密,比如我的这个戒指。”修伊将手上的戒指放在贝利的眼前,那正是兰斯帝国苦苦追寻,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它就在贝利的眼前,贝利却没有资格能拿走它。“他有能力发现你我之间的秘密,所以你们迫于无奈,和他站在了一起,加入了追捕我的行列,是这样吗?”

贝利苦涩的点头:“是的,那个混帐的家伙要挟我们,必须帮他成为追捕你的行动指挥总长,然后带着我们到处找你。我们先去了南威尔镇你的家乡,在那里扑了个空,然后跑回到凡尔萨群,却比你晚了两天到达,只看到了阿布利特的尸体。拉舍尔认为你很可能去了比利亚斯山区,所以要我们关注这一带材料市场的动静。”

“然后你们就来了?”

“是的。拉舍尔认为那是你在对他发出的邀请。”

修伊坐了回去:“我的确在罗约城买了些材料。不过对我来说,这其实并不是我对拉舍尔发出的邀请,而是又一次的试探。我只是想知道追在我P股后面的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多可怕。事实证明,他狡猾得令我不得不谨慎对待。我现在对这个家伙很感兴趣,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比如为什么他就这么相信我一定会在罗约城出现?”

“拉舍尔认为你在对帝国宣战,所以你不会避战。”

“这一点没错,但战争不一定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进行的。”修伊回答:“那么,为什么你们不杀他灭口?”

“他留了后手,如果我们杀了他,就会有人把揭发我们的信送到陛下那里。那时候我们就完了。”

“果然如此,非常老套的手法,但是很有效果。”修伊笑道:“不过拉舍尔犯了一个大错误。那就是……他忽略了一件事。”

“什么?”贝利一楞。

修伊冷冷道:“他可以用这件事要挟你们,我也可以。”

———————————————————

拉舍尔的确是一个聪明人,但是他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自负。他太自负了,以至于他以为他可以掌控一切,但他错了。

贪婪的人,固然要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代价。

自负的人,同样要为自己的自负付出代价。

他可以用要挟的手法逼迫查克莱等人为自己服务,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修伊竟然会看出贝利等人的问题,从而反过来用同样的手法逼迫贝利再次为自己做事。

这一点,是他始料未及的。他完全低估了修伊格莱尔对人心把握的能力,而他的自负特性使他从没有考虑过一旦要挟失败后,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与贝利不同的是,修伊利用人,向来喜欢多管齐下。他从不相信仅靠威胁或者收买,就能让一个人完全为自己服务,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即使是威胁加利诱,他都觉得条件太少。

因此这刻修伊打算给贝利的,远比拉舍尔能给他的要多得多。

“和我合作,就象以前那样。你会继续拥有大笔的钱财,过上舒服的日子。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跟在拉舍尔的身边,当他有了某个要对付我的计划时,把这个计划告诉我就行了。如果你敢搞鬼,使我被拉舍尔的人抓到了或者是杀死了,那么有关于我们在岛上的交易,同样会传到斯特里克六世的耳朵里去。相信我,我有比拉舍尔更多的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你觉得怎么样?”修伊面带微笑的说。

贝利气得全身颤抖:“魔鬼!你们都是魔鬼!你们都是喜欢玩弄他人的魔鬼!修伊格莱尔,你这个混蛋!”

“不。”修伊摇摇头:“确切地说,从你接受第一笔和我的交易开始,我们之间就已经注定了要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就好象某个贪污受贿的官员,一旦拿了别人的好处,他就再也别想收手。在犯罪的道路上,人们总是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你永远不要指望捞了一笔好处就收手,即使你自己能克制住你的贪婪欲望,别人也不会允许。贝利大人,您仅仅是其中一个罢了。你不可能违背历史定律!所以选择吧,合作或者灭亡!”

贝利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他用哀怜的口气道:“如果让拉舍尔知道了,我就完了。这个家伙很不好骗。”

“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我向你保证,从今天起,拉舍尔不可能对你们再造成任何伤害。我是说……就算他死了,他也不可能把你我间的任何事情告诉你们的皇帝陛下。”

贝利心神大震,他几乎要跳了起来:“修伊格莱尔,你是说……”

“是的!”修伊用无比肯定的口气回答道:“你听明白了对吗?我是说,如果拉舍尔真有那样一封告密信的话,那么我知道它在哪。”

“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修伊斩钉截铁道:“命运早有安排,只看有心人是否发现罢了。别忘了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触到皇帝的。如果拉舍尔还有一个朋友能够值得他信任,同时本身又有资格可以轻易地接触到皇帝的话,那么恰好我知道有那么一个人符合条件……”

“是谁?”贝利大叫起来。一直以来,他都太渴望知道拉舍尔当初写的那封告密信,到底存在了谁那里。

修伊冷冷回答:“大地武士帕吉特,艾薇儿的护卫统领,我曾经的斗气老师。醒醒吧贝利,在这件事上,只有我才能帮到你,就算是查克莱都不行。”

贝利一P股坐到地上,半响不言。

—————————————

当修伊从小卧室里出来的时候,贝利就跟在他的身后。

老老实实。

站在贝利此刻的角度,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修伊颈后露出的要害。

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掌下去,修伊就死定了。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老实地跟在他后边。

莉莉丝的目光在贝利的身上停留了短暂的一秒,然后回到修伊的身上:“看来你成功了。”

修伊回答:“我答应他,罗约城的事情结束之后,达达尼尔家族将会前往温灵顿。我会通过艾薇儿,把拉舍尔放在那里威胁贝利他们的那封信偷出来。他知道这件事只有我才能办到。他没的选择。”

莉莉丝看看贝利,贝利连忙道:“和你们合作,我至少还能得到些什么,被拉舍尔那个混蛋要挟,我们只有做苦力的份。我有把握说服查克莱他们,我想他们会做出明智的选择。但是修伊格莱尔,你要向我承诺,如果你被帝国抓住了,你不会出卖我们。”

“我可以承诺,但是你们最好别让我被帝国抓住。”修伊冷冷道。

“我只能我会尽力的。”

“那就够了,但我建议你最好选择好时机再对查克莱他们说出真相,否则万一他们的脑筋不开窍……”莉莉丝冷冷道。

贝利立刻明白过来:“你们决定时间地点,我把他们带过去。如果他们不听话……就交给你们处理。”

人在错误的道路上,从来都是越滑越远,对贝利来说,再一次落入修伊的掌控中,使他已经没有了回头的余地。同样的,这使他在感情上更加的憎恨拉舍尔,如果不是他,自己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所以他说:“我只希望,等你拿到那封信后,能由我亲手宰了拉舍尔。”

修伊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贝利,他摇头道:“不,贝利,在这件事上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贝利有些吃惊:“难道你不是要对付他吗?你杀他和我杀他有什么区别?”

“我的确要对付拉舍尔,但那并不代表我一定要杀他。恰恰相反,贝利,我要你保护他,拼尽所有力气去保护拉舍尔的安全,不许他出任何事。”

这个命令让拉舍尔瞠目结舌,他愤怒地大叫起来:“为什么?”

修伊的眼中投过冰霜:“你最好学会说是,而不是问为什么。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原因。记住,在这一点上,我比拉舍尔更专横,也更残暴!”

拉舍尔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只能点头,咬着牙说:“好吧,修伊,我向你承诺我不会动那个混蛋的,即使将来你帮我们把信偷出来,我也不会……杀了他。”

“如果拉舍尔死,那么你也死。”修伊冷冷道。

看看贝利已经完全听命,修伊点点头:“我现在有些事要出去一趟,但我需要有人为我打掩护,证明我始终在这个酒店,哪也没去。当然,我不需要骗过别人,我只需要骗过拉舍尔。那么贝利大人,你应该可以担负起这个责任吧?”

贝利一呆:“你要出去?”

“对,不然你以为我卸掉伪装是为了什么?就为了让你看我的脸看得更清楚一些吗?”修伊笑道。

说着,修伊来到会客厅的边上。

莉莉丝将地板上的地毯猛然掀起,贝利惊骇地看到,在那地毯的下面,是一个早已经绘制成形的法阵。

“这是……”

“传送法阵,帝国一直想要得到的技术。”修伊淡淡回答。

从莉莉丝的手中接过旭,将药剂涂抹在它身上,旭重新恢复了自己黑亮的毛色。修伊抱着旭站在了那个法阵上,法阵启动,空间能量形成的巨大红色波浪在修伊的脚底汇聚。

贝利终于明白了修伊要做什么,他大叫起来:“你要……”

“是的贝利,即使有你们的证明,要想让拉舍尔彻底相信我和修伊格莱尔无关依然困难,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修伊格莱尔出现在另一处地方。贝利大人,我在这里的存在,就需要你的证明和掩护了。如果你做不到……”

修伊的手指轻轻划过他的咽喉,贝利一阵毛骨悚然。

“等一等!”贝利大叫。

轰!

法阵启动,修伊的身形已然消失。

走出传送法阵,眼前是一个幽暗的小屋。

走出幽暗小屋,外面是一条黢黑的甬道。顺着甬道一路前行,来到一处天井旁,再往前,是一家普通的商铺。

从外面看,商铺很平常,没有任何蹊跷。

其实这里是刺槐镇在这里安排的一处秘密据点,这里的老板包括伙计都是巴克勒的人,主要用来打听城里的情报,偶尔,也用来藏匿一些帝国通缉的逃犯。

自从布莱恩巴克勒带着他的人来到这里后,这里的信息和人力资源就全部交给了修伊掌握,而这里,就是修伊建立对应传送阵的所在。

来到前屋,早有人在那里恭恭敬敬地等候修伊。

“少爷,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很好。”修伊冷酷答道。

修伊抬了抬手,一只全身闪烁着诡异蓝色金属光泽的鼠形生物突兀地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将灵魂法珠安进妖鼠的头骨中,修伊的声音喃喃响起:“苏醒吧,我的奴隶……”

随着修伊咒语的轻唱,亡灵妖鼠的眼中,亮起一团红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