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光与暗(3)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光与暗(3)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欢迎您的到来,拉舍尔先生。我猜您事先绝不会想到我们这么快就会又见面了。”

金碧辉煌大会场里,修伊快步迎上去,握住拉舍尔的手亲切道。

拉舍尔今天穿得还是他惯常的那套便装,看起来即使是在这样隆重的场合,他也丝毫没有正规一些的打算。

看到修伊迎了过来,拉舍尔向对方敬了一礼,然后道:“命运总有安排,让我们不只是做路人。很高兴又见到您,西瑟达达尼尔少爷,对于您的邀请,我有些诚惶诚恐。”

“也许不只是命运的安排。”修伊笑道。

“您说得没错,至少这次是您主动邀请我来的。”拉舍尔微微斜了一下身子,露出身后的三人:“请允许我向您介绍一下我的朋友。大地武士查克莱,金刚武士贝利,铁血武士查理。”

“很高兴几位高级武士大人来参加我的舞会,我相信这可以使我的舞会更加安全。”修伊向几人鞠躬道。

“你好,达达尼尔少爷,很高兴见到你。”查克莱鞠躬道。

修伊和查克莱的目光,在那一刻做了一次交汇,修伊只觉得对方的目光仿佛利剑一般直刺自己的心底。

强按下心头的不适感,他彬彬有礼道:“希望你们能玩得开心。”

在和对方寒暄了几句后,修伊借口还要招待其他人,自己先一步离开。

他走的时候,背部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对他来说,这第一关,毫无疑问是最危险的。

快步来到另一间小会客厅,修伊掏出水晶球。

上面显现出拉舍尔等人的对话。

拉舍尔道:“查克莱,你觉得这位达达尼尔少爷怎么样?”

“看上去不错的少年。”

“仅此而已?”

查克莱低下头想了想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拉舍尔,你告诉了我那天晚上你遇到这个少年的情况。正如你所言,这是一个聪明的少年,但是帝国象这样的少年成千上万,你完全没必要把每一个稍微有些头脑的少年都往修伊格莱尔身上扯。至少我在他的身上没有发现和修伊格莱尔太多相同的地方。无论是头发的颜色,眼睛,皮肤的颜色,声音,甚至身高,都有很多不同。他不是修伊格莱尔,至少现在的这张脸不是。”

拉舍尔点点头:“那就算了。”

查克莱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道:“但是不可否认,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这个少年站在我眼前时,我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拉舍尔的眼亮了:“你确定?”

贝利插口道:“不仅仅是查克莱大人,我也有这种感觉。尽管那个少年的样子和曾经的修伊格莱尔有很大的不同,但我总觉得他的身上有种相熟的气息。修伊格莱尔和我打过很多次交道,我对他说话的一些方式还有行为习惯多少有些了解。这位达达尼尔少爷给我的感觉就是……或许他们的外表并不相同,但他们却有着相同的本质。”

“什么样的本质?”拉舍尔追问。

贝利沉思了一会,然后很肯定道:“自信,成足在胸,无所畏惧,以及……看破一切的睿智。”

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就是在他看到西瑟达达尼尔的那一刻,他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自由号上,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为他带来大笔的财富。

如果说查克莱和查理他们还停留在对表面现象的分析上的话,那么贝利对于修伊格莱尔的存在,已经有了一种金钱本能上的直觉。对财迷来说,一只能够给自己下金蛋的鸡,就算是披了上鹰羽,只要它的金蛋本质不变,他就能嗅到那股财富的气息。

因此当贝利看到西瑟达达尼尔时,他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钱包在鼓胀。

这让贝利的心砰砰直跳。

“贝利说得没错,我也有同感。”这刻另一位自由号上的武士查利接口道。

拉舍尔点点头:“有意思,那么看来我们应该对这位少爷给予更多的关注了。我们都知道一个炼金师并不缺乏改变自己相貌的能力对吗?”

“要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修伊格莱尔,就必须做进一步的确认。我是说象刚才那样说几句话可不行,我们需要更加接近他,最好是去掉他的眼镜,让我们仔细看看。不过这看起来有些难度,你打算怎么做?”查克莱问。

“别着急,我们先旁敲侧击一下。”拉舍尔回答。

不远处一名仆人正好走过,拉舍尔一把抓住那仆人的手:“嘿,你叫什么名字?”

“范辛,先生。”那仆人回答。

“很好,范辛。”拉舍尔从口袋掏出两个金维特放到那仆人的手中,然后道:“听我说,我有几个问题需要问你,也许你可以给我答案。当然,如果你的答案让我满意的话,这些钱就是你的。”

范辛看看手里的钱,然后再看看四周没人注意他,迅速将钱塞进自己口袋里,冷静道:“什么问题,先生?”

“你在达达尼尔家族工作多长时间了?”

“三个月,先生。”

“这么说你是新来的?”

“是的。”

“那么你之前是怎么进入达达尼尔家族的?我是说你对这个家族有多少了解?”

“那要看你指得是什么了。至少我很清楚我看到谁该鞠躬,看到谁可以不用理会,同时还知道家族的厕所大门朝哪个方向开。”范辛很犀利地回答。

查克莱等人强压着笑,拉舍尔的脸色有些难看:“那么你对你的小主人知道多少?”

范辛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向角落走了几步,拉舍尔等人连忙跟上。然后范辛才道:“我猜您是想知道一些关于我的小主人不太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我是说……比较机密的那类?”

“是的。”

“恰好我的确有这方面的信息。”

“请告诉我。”

“两个金维特不够。”

拉舍尔很有暴打对方一顿的冲动。他看看查克莱,查克莱从口袋里掏出十个金维特:“给你,你这杂碎。”

范辛心满意足地收下钱:“我的小主人是个十足的流氓,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偷窥女人,他对女色有着一种疯狂的热爱,他之所以学习炼金术,就是为了研究某种可以让女性发情的药物。他之所以拥有侦察蜂这种技术,就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在为偷窥做准备。他现在的全部目标就是那位有钱的伯爵夫人骗上床,为了这个他不惜一切。”

拉舍尔等人听得面面相觑。

“还有吗?”拉舍尔问。

“他每天早上晨勃,他的老二大约有八寸长……或许再长一些。他的叔叔喜爱他,认为他具备达达尼尔家族的标准配置,每一个达达尼尔家族继承人都有特大号的那玩意……”

“够了,你这混蛋。”拉舍尔怒道。

“这已经是最大的秘密了。”仆人很认真道。

“可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查克莱低声喝道。

“你们还想知道什么?”仆人用鄙视的眼光看对方:“你认为我还能告诉你们什么?我就是一个仆人,难道我还能知道更多的不该我知道的事情不成?有本事你就自己去问西瑟达达尼尔他有什么秘密,也许他一个子都不会要你的。当然你也可以现在就大声的叫起来,说我收了你们的好处却不肯出卖我的主人。你们不是来做客人的,你们是来做间谍的!你这白痴!”

范辛给了他们一个中指,然后托着盘子骄傲的走开。

拉舍尔等人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个叫范辛的家伙离去,贝利喃喃道:“这龟儿子耍了我们。”

“我真想宰了那混蛋,我们竟然被一个仆人给玩了一把。”查克莱咬了咬牙。

到是拉舍尔笑了出来:“真是有趣,我从没见过这么有个性的仆人。不过不要急,如果西瑟达达尼尔真是修伊格莱尔,那他就总会露出马脚的。”

绕过会场,进入小会客厅,范辛走过修伊的身边然后低声道:“我是那个幸运儿,伟大的主人,十二个金维特。明晚我要去窑子里好好打上几炮。”

“干得漂亮,范辛,我批准你的请求了。”修伊收起水晶球淡淡道。

—————————

通过会客厅的窗口,修伊继续观察着外面拉舍尔等人的动静。

莉莉丝走了过来:“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宣布舞会开始了。”

“知道了。”修伊淡淡的回答。他望向拉舍尔的眼神中充满了狡诈与一丝得意的冷笑。

他知道,拉舍尔他们正在犹豫和彷徨之中。

一般来说,越是狡猾的猎犬,其实就越是反对那种粗暴野蛮的行径,喜欢精心准备的人,往往就缺乏当机立断的能力,拉舍尔毫无疑问就是这一类。

对修伊来说,他最怕的不是对方使用种种手段来摸自己的底,而是怕他们当场翻脸,纠缠住自己不放。不过还好,拉舍尔不蠢,所以他也就失去了他的运气与机会。

接下来等待他的,将不再是胜利的果实,而是猎物反过来为对方织下的大网。

转身走出小会客厅,修伊大踏步来到会场前的演讲台上。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到达达尼尔家族举办的舞会,我代表我的家族和我的叔叔向大家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尽管这本来不属于我的工作,但是很遗憾,当大人们偷懒的时候,做子女的便只能责无旁贷的挑起大梁。对于有这样一位不负责任的家长,我不知道该说庆幸呢,还是该说遗憾。”

站在演讲台上,修伊向所有人做着祝词,他风趣的说话很快引来大家的好感。

“……今天是个好日子,在舞会开始之前,我代表达达尼尔家族先向大家宣布一件事。这件事就是:达达尼尔家族已经与罗约城的几大商行和家族签订了材料收购协议。我们将吃下今年材料交易大会上六成的炼金材料。”

“哇哦。”修伊的这个宣告引发了下面的轰动。

就连拉舍尔的脸都微微抽了几下,喃喃道:“大手笔。”

“做为家族代表,我很高兴能在这份协议上签下西瑟达达尼尔这个名字,它意味着达达尼尔家族在帝国陆地上的发展已经拥有了一个美好的开端。看起来这比打捞沉船还要赚钱。”

众人都低声笑了起来。

“那么好吧,我想我没有必要进一步对这笔生意进行更多的解释了,大家是过来玩的,不是来听我们夸耀自己的生意的。不过在我宣布舞会开始之前,我有个建议。为了让今天的舞会更加别开生面一些,我建议,今晚的舞会,由女士们来邀请男士,而不是男士主动。大家觉得怎么样?”

“哦吼,这太有趣了。我支持!”有人在下面高叫道。

“那就让我们看看今天谁是这里最受欢迎的男宾吧。”修伊眨眨眼睛说道:“那么我现在宣布,舞会正式开始,祝大家玩得愉快!”

修伊大张双臂宣告道。

舞会正式开始。

优雅的乐声响起,那是达达尼尔家族请来的乐队奏起欢快的乐章。一些夫人和姑娘走到自己相熟的男伴前发出邀请,然后徐步进入场地开始跳舞。

舞会上充满了欢声笑语,少数的家族代表站在角落里彼此交谈着,可能是谈论刚刚达达尼尔家族宣布的这笔大买卖,也可能是在讨论天气或者别的什么。

拉舍尔站在会场的边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四周欢舞的男男女女。

他对跳舞不感兴趣,也不指望有哪位姑娘会来邀请他一个老头子。

他只想近距离地观察一下那个让他感觉颇为不凡的少年继承人。不过看起来这位少年继承人对跳舞同样不感兴趣,他就在另一头的角落里,和那位美艳之极的克丽丝汀夫人说些什么,那位夫人还不时地发出欢快的笑声。

偶尔,少年会向这边举杯示意。

没过一会,少年和克丽丝汀向着偏厅走去,拉舍尔正想跟上,身边突然传来一个羞涩的声音:

“你好,先生。”

拉舍尔扭头看去,是一位穿着盛装姿色不俗的小姑娘,她看上去最多十六岁。

“有什么事吗?”拉舍尔和善地问。

小姑娘回答:“是这样的,我能邀请你跳舞吗?”

拉舍尔楞了一下,他看看身后,查克莱等人发出吃吃的低笑。然后拉舍尔无奈道:“我都是个老头子了,为什么你不去找小伙子们呢?”

小姑娘很委屈:“你不愿意和我跳舞吗?我在这里一个人也不认识,我想和一位老人家一起跳舞,那样我能更安全一些。”

“这个……”拉舍尔犹豫起来。查克莱凑到拉舍尔的耳边:“表现出你的绅士风度,拒绝女士的邀请是很失礼的。至于那个西瑟达达尼尔,有我们在这里呢,对吗?而且也不急这一会。”

“那么好吧。”拉舍尔嘟囔了一声:“给我看住那位少爷。”他对查克莱道。然后他向小姑娘施了一礼:“很荣幸能和您共舞。”

“我叫桑迪。”小姑娘回答。

她将手伸了出来,拉舍尔抓起那柔荑小手,两个人步入舞池。

随着拉舍尔的入场,查克莱也被另一位姑娘邀请走。

这让查理和贝利妒忌无比。

“见鬼。今天是什么日子?姑娘们的眼都瞎了吗?我可是跳舞高手,为什么没有人来邀请我,反而找了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大笨蛋。”贝利嘟囔道。

“打个赌怎么样?”查理道:“那边有位姑娘正在走来。我赌她请我不请你。”

“我可比你帅多了。”贝利不服气道。

“十个金维特。”

“没问题。”

姑娘来到查理的身边站定,轻声道:“我能请你跳舞吗?”

“非常荣幸。”查理向贝利送去一个得意的眼神,然后跟着那姑娘步入舞池。

“见鬼!”贝利恨不得把酒杯砸到地上去。

一群没有眼光的女人。

现在可好,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了。

这让他有些愤怒。

背后突然传来一把柔美的女声:“一个人?”

贝利扭头看去,他发现眼前站着的分明是个美丽姑娘。她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火红的嘴唇很大,也很性感。贝利记得有人说过,这样的女人通常**都很强。

她们在表面上充满贞洁,但骨子里风骚无比。

“真是个美人。”贝利赞叹道:“打算请我跳支舞吗?”

姑娘扭动腰肢向贝利走来,她舒展双臂勾住贝利的脖子,火红的嘴唇几乎要贴在了他的脸上,芬芳的吐息只钻入他的鼻腔,樱唇轻吐,她说:“我很寂寞。”

贝利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狂跳。

“我也是。”他舔了舔嘴唇。

“那么我们直接一些怎么样?跳过所有无谓的程序,直接进入最后环节?”

姑娘大胆放纵的语言令贝利浑身火热:“哦,是么?你准备怎么做?”

“跟我来,我在这家酒店有个房间。我可以让你很快活。”姑娘贴着他的耳边说。

贝利的骨头都要酥了,他咬牙道:“宝贝,我一定会让你****的。”

跟随那姑娘离开会场,贝利来到酒店顶层的豪华套房。

眼前的奢华令他有些晕眩,耳边还在回荡着会场的乐声。

乐声已进行到高亢之处,那是一曲将终。

贝利一边脱衣服一边笑道:“我们的时间不多,还是快一些吧。”

“哦,不要着急,拉舍尔他们还得好好跳一会呢。”姑娘笑着回答。

贝利的脸色大变:“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拉舍尔他们的?”

“还能是谁。”姑娘的声音冷酷下来。

完全是出于本能反应,贝利的神经在一瞬间绷紧,斗气运转,他正要出手。

“别动,蠢货。”厚重的男声从身后传来。一只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上面传来斗气能量强大而纯厚,将他的斗气彻底压制住。

贝利立刻静了下来。

他知道他落入了一个圈套中。

不敢回头,贝利慌张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少废话。”身后厚重的声音响起:“有人要见你。”

“谁?”

身后的声音没再说话。

耳边的乐声突然高涨,咚咚咚咚,富有强烈的韵律感。

贝利看到一个金发少年从旁边小卧室中低垂着头走了出来。

他的脚步很慢,很稳,却也很有力。

一步,一步,每一步都正好踩在音乐的鼓点上,又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了贝利的心上。

贝利的心脏无法遏止的狂跳起来。

当少年站定在贝利身边时,音乐声戛然而止。

少年渐渐抬起头来,金发飘扬里,那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眸中映现出贝利的身影。

带着讽刺的笑容,对方用玩味的口气缓缓道:

“好久没见了,贝利大人。”

“修……修伊格莱尔……”贝利绝望地呻吟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