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光与暗(2)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三章 光与暗(2)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达达尼尔家族要为美丽的克丽丝汀举办舞会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尽管达达尼尔家族在罗约城上流圈子里几乎毫无名气,但他们初来乍到,就表示出要收购交易峰会六成市场材料的大手笔还是很快震动了许多人。达达尼尔家族继承人对富有的伯爵夫人克丽丝汀的近乎疯狂的追求手段,更是迅速成为全城的议论中心。

这使得达达尼尔家族的舞会在邀请那些贵族时,遇到的阻碍一下子小了许多。很多人都想看看,这个刚刚上岸就展现出磅礴气势的家族到底又将又什么大手笔,他们计划的大生意又到底能走多远。

这世上永远不乏一些人物如彗星般崛起,又如流星般陨落,象达达尼尔这样的暴发户般仗着大笔钱财在帝国境内横冲直撞的家族,帝国每年都有出现,但能真正在上流圈子里扎下根来的,却实在不多。

因此人们对这个家族的兴趣,更多的不是体现在他们的生意手笔上,而是体现在那位家族小继承人进行的对伯爵夫人的疯狂追求上。

看得出来,达达尼尔家族已经把追到伯爵夫人作为他们正式进入上流圈的一条捷径,因此西瑟达达尼尔的行为获得了家族的全力支持,否则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舞会出现。

而作为舞会最重要的客人,克丽丝汀伯爵夫人,也欣然接受了达达尼尔家族的邀请。

一同接受邀请的,还有布鲁克斯伯爵,兰斯帝国皇家采办;德比·安弗利特伯爵,罗约城的城主;奥康曼.道奇先生,道奇商行的副理事长;拉杜尔子爵,巴伐利亚家族代表等一连串重要人物。

要知道上流贵族的圈子从来都不好进,并不是你有钱,并向某人或个家族发出邀请,对方就一定给面子赴约的。

然而修伊和霍丁联合制订的“由上而下”的交际政策在这刻起到了关键作用,当罗约城城主德比·安弗利特伯爵以及克丽丝汀伯爵夫人纷纷表示即将参加由达达尼尔家族举办的盛大舞会时,一切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达达尼尔家族成功突破了迈入上流贵族阶层的第一个难题——绝大多数的贵族豪门都纷纷接受了这份舞会邀请。

这其中,就包括了一位名不见经传,但是权力可不算小的“大人物”——帝国法政署三级法督,猎鼠行动指挥长,杰森.拉舍尔,同样进入了受邀之列。

当拉舍尔拿到那张请贴时,他几乎是把头都埋进了请贴中,逐字逐句地将上面的邀请内容读了出来:“达达尼尔家族将于后天晚上,在寂静岛酒店举办舞会,希望杰森拉舍尔先生能大驾光临,本请贴可带不多于三位朋友。”

“可带不多于三位朋友?”拉舍尔的眼睛眯了起来。想了一会,他说:“去通知查克莱,贝利还有查理他们三个,准备和我参加后天晚上的舞会。”

——————————

两天后,寂静岛大酒店辉煌的灯火照亮了罗约城。

来自城市各个角落的贵族马车就象无数条海中的鲨鱼,向着这座城市中最豪华的岛屿游去。

在那宽敞得可容纳数百人齐聚的大舞场,一位位身份高贵的客人渐渐来到。

作为达达尼尔家族的族长,布莱恩.巴克勒必须以主人的身份迎接每一位尊贵客人。

“欢迎您的光临,亚历山德拉·卡尔弗爵士,您的到来为达达尼尔家族增添了荣光。”

“哦,你好伊西多拉·盖利先生,真高兴又见到你了。”

“伊莫金·兰珀特子爵,您的到来真是让我喜出望外。”

在霍丁的陪同和提醒下,巴克勒对一位又一位贵族说着如此这般的恭维话。

令修伊感到庆幸的是,布莱恩巴克勒不愧是出身世家的人物,即使做了几十年的强盗,他的身上依然遗留着世家子弟的一些独特风范,这使他在扮演家族族长这个人物时,颇有一分独特的魅力。他并不象大多数贵族那样温文尔雅,看上去更加豪爽,大度,狂野,身上散发着一个真正强壮男人的特有气息,而这正是修伊一直不具备的。

有人说,一个家族的风格,就是族长的性格体现,这话很有几分道理。霍丁给达达尼尔家族的定位,就是力争上游的暴发户家族,因此上到族长,下到仆役,个个都有一股飚悍气质的存在。这种气质既然无法掩饰,便干脆为它寻找一个存在的理由,这便是霍丁计划的成功之处。因此当许多贵族来到这里时,他们也很惊讶于这个海上家族从上到下每一个人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强壮与气势。

达达尼尔家族的人,甚至连仆役的眼神都是凶狠的。这是大多数人的评价,好在他们还无法分辨水手的强壮与盗匪的飚悍之间的区别。

今天的修伊,穿得是一件白色礼服,头发上涂了厚厚的栀子油,高高的衣领遮挡住他的脖子,顺便也挡住了他的小半张脸。

这使得要从侧面观察他,多了几分困难。

作为今晚邀请的重要宾客,布鲁克斯伯爵,德比·安弗利特伯爵都已经提前来到,不过他们并没有出现在会场,而是在一旁的小会客厅里说着闲话,修伊则是陪同,此外还有就是道奇商行,巴伐利亚家族等和修伊有着重要的商业洽谈目的的家族代表。

“这么说来,分期付款的经营手法,是达达尼尔少爷提出来的了?这真令人惊讶,要知道在我看来,分期付款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赊欠行为。而在材料领域中,赊欠行为通常意味着巨大的风险。要知道材料生意可不比其他,一旦你的炼金术达不到一定水准,你很有可能会糟蹋掉许多上好的材料。一次失败,就足以让你损失一大笔钱。”问话的是布鲁克斯伯爵,由于达达尼尔家族的加入,布鲁克斯伯爵试图以材料减少需求来要挟各大商行的计划破产,包括克丽丝汀都转投入他人怀抱,这让伯爵心中颇有怨气。如果说德比·安弗利特伯爵做为城主,是作为达达尼尔家族交易的受益方来参与这场舞会的,那么对布鲁克斯伯爵来说,他就是彻头彻尾的利益受损方,是受害者,他来参加这个舞会的目的不是捧场,更多的是想寻找机会砸场子。

尤其是克丽丝汀明确地告诉他,自己将不会把材料卖给他,而是卖给达达尼尔家族后,这更让他怒不可遏。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是修伊特意吩咐克丽丝汀这样做的。

这刻听到布鲁克斯这样问他,修伊笑道:“但是成功后的利润回报同样巨大。”

布鲁克斯立刻道:“我是否可以这样认为,达达尼尔家族其实并不能拿出这么多钱来收购材料,你们正在玩一种我们通常称之为‘圈套’的把戏。你们把其他人的材料先用一小笔钱骗到自己手中,然后进行加工生产,用卖掉的钱来支付材料款项?哦,也许我不该使用‘骗’这个字眼,但事实是你们的行为的确近似于此。”

“很抱歉我不是这么看的,布鲁克斯伯爵,在我看来,这正是商业周转的一种基本需要。众所周知,钱的本身其实并不存在任何意义。为什么几张简单的纸票,一些发光的金属,就能换来人类生存所需要的各种用品,换来各种劳力?那完全是因为,是我们人类赋予了钱一种独特的作用——交换与价值衡量。也因此,钱存在于社会中的本意,就应当是流通,周转,通过它不停的使用,完成商品与劳动力的交换,而通过这种交换,来最大化人类的贡献与回报。因此它是一种重要的交易工具,但它仅仅只是工具而已。”修伊道。

“那又能说明什么?”布鲁克斯伯爵不明白修伊为什么要解释钱存在的意义。

事实上这个时代的人们的确也很难理解钱的存在的真正意义到底在哪里。

在场的所有人中,没有一个是银行家,封建社会的早期钱庄性质,依然停留在最早期的代客保存钱款业务上,对于向钱庄存钱的客户,非但不给予利息,反而要征收保管费。

因此很多人对金钱存在的真正意义与价值并不了解,这也是为什么修伊要先向大家讲述金钱的意义的原因。凭心而论,仅凭此刻他所说的一番话,就足以让所有人对他刮目相看。哪怕是那位多年来从事商业经营的副理事长道奇先生,也从未听到有人对金融和经营方面的关系提出过如此“深刻”的看法。

封建时代的人们智慧并不低,但他们的见识很显然就要大大不如。作为最早期的商人而言,当一笔原本简单的交易性质的买卖逐渐演变成投资性质的买卖时,他们所需要考虑的内容其实比大多数专业的投资商要简单得多。

在这种情况下,话题的走向就渐渐受到了修伊的控制。

修伊慢条斯理地道:“所以钱这种东西,仅仅是一个凭证,一个基础凭证,我们可以赋予钱来完成货物流通的重任,同样可以赋予一些其他形式的东西以同样的重责。金钱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的便于携带,资源有限,易于控制,如果我们拥有一些更加便于携带,资源更少更易于控制的东西,并对此给予共识,那么它们就会成为比金钱更好的交易替代品。我是说,为什么我们不能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呢?我们完全可以超出金钱的交易范畴,进行更高层次的交易。”

拉杜尔子爵道:“还有什么比金钱本身更便于携带,更资源有限,更能引起人们共识并愿意为其下注的东西?”

“当然有,并且有很多。”修伊立刻回答:“巴伐利亚家族的信用难道不值钱吗?道奇商行的信用难道不值钱吗?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自家信用的价值,能够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着多年商业经验的大人物。”

布鲁克斯伯爵认为他找到了攻击点:“但是达达尼尔家族的信用,就称不上值钱了。在你们来到这个城市之前,这里甚至没有人知道你们是谁。”

“我们拥有比那更好的。”修伊随手拿出侦察蜂:“出色的炼金师,顶尖的炼金技术,还有随之而来的巨大利润。我相信很多人都明白,一个出色的炼金师对于大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修伊很清楚一件事,作为做早期的风险投资者,通常他们只关心两件事:一,风险的大小。二,投入与产出的比例。

前者是定心丸,后者是勾魂散。就象是霍丁所说的那样:一个精彩的骗局,首先需要一个足以诱惑人心的饵,然后就是给他一颗定心丸。

只要具备了这两个条件,那么一笔最简单的,带有强烈的投机色彩的分期付款协议就可以轻易达成。

这也就是资本累积初级阶段最重要的一环——借鸡生蛋。

因此当修伊拿出侦察蜂时,每一名有着商业眼光的商人都意识到,在风险投资构建条件的两大基本基础上,达达尼尔家族的确已经拥有了整个投资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个半组成部分——具有投资远景的产业计划。

一切如修伊所预料的那样,布鲁克斯并不打算就炼金术的技术问题以及侦察蜂是否能产生如此巨大的利润和消耗如此巨大的材料这个问题上和修伊进行辩驳。

在他看来,达达尼尔家族要想完成这笔空手套白狼的交易,信用问题就是最大的阻碍,他完全没有必要花费力气在其他方面,所以他冷哼一声:“即使达达尼尔家族拥有了一些出色的炼金技术,也不代表你们就拥有足够的信用。要知道这涉及到数以百万计的巨额财产。”

“那也就是说,至少您本人是认可达达尼尔家族的技术实力的了?”修伊好整以暇,不慌不忙地继续给对方下套。

“那又怎么样?”布鲁克斯不客气地回答:“达达尼尔家族在罗约城没有产业,你们新来乍到,你们缺乏足够的担保,如果你们搞砸了,或许我可以说得更难听一些,如果你们拿了货物跑路了,那怎么办?”

修伊嘿嘿笑了起来。

他看了看在场的众人:“我想这应该也是大家共同的看法对吗?如此大宗的交易需要有足够的抵押或信用支持才能进行?那么我想问的是除此之外,其他方面大家还有什么疑惑?”

那位来自道奇商行的副理事长道奇先生想了想,对修伊道:“如果你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我想其他的问题都将不是问题。”

拉杜尔子爵也立刻表态:“没错,信用的支持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建立起来的。你的侦察蜂技术不错,我们也相信它能赚到大钱,甚至你允诺给我们的价格也是相当合理的,但是你必须证实你有可以让我们信任的资本。”

德比·安弗利特伯爵道:“作为罗约城的城主,我很希望这笔交易能够成功,我相信大家对此绝对没有任何怀疑。但是我不得不说一句,布鲁克斯对达达尼尔家族的置疑并非毫无道理。当然,作为城主,我可以提供一些帮助。如果达达尼尔家族能够在罗约城购置产业,那么你们购置了多少,我们就为你们担保多少。”

布鲁克斯伯爵冷笑:“超过六百万金维特的产业购置?我可不认为达达尼尔家族有这个实力。”

修伊微笑着看向众人:“很好,看来我们已经找到了问题的焦点,那么或许我可以请大家看看这份东西。”

说着,修伊拿出几张纸放到台前。

布鲁克斯伯爵好奇地拿起一张看了一眼,然后他的脸色立刻变了。

“克丽丝汀?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布鲁克斯伯爵大人。达达尼尔家族已经购下了克丽丝汀夫人在罗约城的全部产业,价值大约一百五十万个金维特。此外我们将与克丽丝汀夫人一起进行包括侦察蜂在内,总计十二种炼金产品的开发与生产。可以说,这是达达尼尔家族与夫人的一次彻底而全面的合作。克丽丝汀本人将提供价值三百万金维特的担保,根据刚才

安弗利特城主的承诺,罗约城也将为我们提供一百五十万金维特的担保。达达尼尔家族本身将以三种炼金产品的技术担保剩下的九十万金维特,先期付款六十万金维特,余下的款项将分九个月支付。这是一份全面协议,几位先生不妨都看一看”

“可是……这怎么可能?克丽丝汀夫人为什么会为你做如此金额巨大的担保?”所有人都无法想象。

“爱情是永恒的魅力,可以突破金钱的极限。”修伊举起酒杯向大家遥遥敬了一杯:“夫人现在就在隔壁房间,如果有谁不相信,可以自己去问她。”

这个问题震慑着所有人的心,那位皇家采办就象是被人狠狠地踢了一脚,脸色发青,几乎连气都喘不上来。

“看过之后,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不如就签字吧。”修伊淡淡道。

几位家族代表还有商行代表都吓了一跳。

“签字?我们还没说同意交易呢。”有人叫道。

修伊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你们说什么?你们在拿达达尼尔家族开玩笑吗?早在三天前我们就已经就这笔交易反复洽谈磋商。对于你们担心的信用问题,你们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来解决吗?为了让克丽丝汀夫人同意为达达尼尔家族的信用做担保,你们知道我付出了什么吗?真见鬼,现在我们你们所要求的信用问题解决了,你们却想说你们没有同意过这笔交易?”

“这个……”几名商人彼此互相看看。道奇商行的副理事长大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西瑟达达尼尔少爷,我很抱歉先前在这笔交易上我们所持的态度,事实上那的确是不恰当的。可是分期付款并不是仅仅解决信用问题就够的。您知道象这样的大宗交易,一旦出现长期的钱款交易,那就意味着已经建立起了一条固定的交易纽带。而对于一些固定的,有长久生意的大客户,尤其是象炼金材料这种对国家力量都有一定程度影响的生意,按照规矩,在进行固定大客户的选择前,我们必须先对其有足够的了解,甚至要先进行地方报备……”

修伊的眼神一阵冰冷,道奇先生从没见过这个年轻人的眼神竟会如此可怕,他竟然有种说不下去的感觉。

修伊缓缓地饮了一口酒,然后冷冷道:“也就是说,你们找到了新的借口来拒绝交易对吗?当我自以为几位是有着诚心实意和我做买卖的时候,你们事实上是在逗我耍我玩,对吗?如果我把我的家族背景资料再整理出来交给大家以证明我家族的诚意时,你们是否又会有新的理由来拒绝我呢?然后继续坚持钱货两清?”

“这个……”大家都说不出话了。

“哦,我的天啊,你们耍了我。”修伊的表情很愤怒:“我以为我在和一帮正当商人做生意,但事实不是。事实上你们不仅耍了我,甚至也耍了安弗利特大人,我猜他之前绝对不会想到结果会是这个样子。”

一群人同时看向罗约城的领主安弗利特伯爵。

伯爵的脸色的确很难看。

对他来说,达达尼尔家族的确已经拿出了全部的实意,反到是这帮商人的做法太过无耻了一些。如果他们不愿意接受分期付款的方式,他们应该从一开始就直接说明,而不是故意刁难对方的信用问题。直到对方解决了此问题后,再口出反悔。

道奇副理事长连忙道:“我们只是想把事情解决得更慎重一些。”

“一笔买卖交易而已,你们还要如何慎重?让我把帝国皇帝请来为我做担保吗?”修伊用手指点着桌子上的契约冷笑道:“达达尼尔家族的实力,现在就摆在这里。无论是技术,资金,还是信用担保人,都是明摆着的。所有的前提条件,在我提出的时候,你们根本没有异议,既然已经解决了的问题,为什么还要拿出来重议呢?至于地方报备,安弗利特伯爵大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恩……罗约城可以接受达达尼尔家族进行材料交易的地方报备。”这位城主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以至于他不得不忽略报备本应有的一些必要程序。

“那么就是没问题了?”修伊两手一摊。

“可是……”

“还在可是什么?看来你们先前的对达达尼尔家族信用的怀疑与攻击,都是用来消遣我们的。这真令人惊讶,在达达尼尔家族已经做出了如此明确的回应和证明之后,却发现原来你们的信用才是不值钱的。”修伊一脸被人“戏耍”的愤怒。

这句话让拉杜尔子爵有些难堪,他连忙道:“不,既然有克丽丝汀夫人担保,达达尼尔家族又有足够的产业证明以及技术能力,我代表巴伐利亚家族,愿意和你们签订这份协议。达达尼尔家族将买下我们的所有材料,并分十个月进行货款支付。”

“很好。”修伊满意的点点头。

布鲁克斯伯爵面如死灰地坐在那里。

事实上他已经无话可说,他还没有意识到,在这笔交易上,自己其实完全成了修伊格莱尔的帮凶。正是他对达达尼尔家族信用的置疑,使得大家不知不觉间跌入了修伊的圈套中。

唯一对此有所察觉的,或许就是那位道奇先生了。

或许是出于商人的直觉,他觉得今天的这笔交易似乎是他所经历过的最古怪的一笔。前所未见的分期付款,当场拍板的交易形势,克丽丝汀的担保,还有少年继承人镇定自若,步步为营的态势手法,无不暗合着某种奇妙的韵律, 甚至是小继承人最后的凶狠表现,都带着丝丝的阴谋气息。

道奇副理事长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为什么如此重大的一笔交易,不是那位家族族长来和他们谈,而一直都是这个小继承人来进行的呢?

甚至所有的细节,谈判,信用的建立,都是这个小继承人自己完成的。

相比之下,那位创建这个家族的族长大人……道奇先生看向远方,他正在门口接待客人呢。

他看起来更象个合适的招待员。

道奇心中隐隐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才是达达尼尔家族真正的领袖。

这个家族小继承人的不简单!

———————————————————

小会客厅里的谈话依然在继续进行着。

不顾事实上已经没什么悬念。

家族与商行的声誉高于一切,尽管当初所有人都没打算接受分期付款的方式,但他们毕竟承诺过,如果达达尼尔家族能够拿出足够的担保,就让交易方式按达达尼尔家族的意思进行。

所以修伊很轻松的完成了他渴望的第一步计划。这个计划使他名正言顺地拥有了大批的炼金材料,同时还让达达尼尔家族成功打入上流交际圈。

而对修伊等人来说,这笔交易还有个至关重要的好处,就是通过分期付款这种方式,他们将所有贵族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这样的交易还将在日后持续不断的发生。

当某天兰斯帝国发现真相时,他们会惊恐地发觉,达达尼尔家族的存在,已经与帝国太多重要的家族建立起了这样或那样的利益捆绑,形成一道严密的利益纽带。

这条利益纽带会保证达达尼尔家族在今后的日子里畅通无阻,做到许多他们原本根本无法做到的事。

即使有一天兰斯帝国发现真相,他们也会惊恐地发现,他们的对手已经渗入到这个国家的各个层面。就算他们消灭了修伊格莱尔,消灭了达达尼尔家族,也将给自己带来巨大的灾难。

当然,这只是修伊为计划布置的一份蓝图,就目前来说,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眼看着一位位家族代表和商人代表在契约上签了字,修伊惬意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莉莉丝来到他的身后道:

“拉舍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