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光与暗(1)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光与暗(1)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应该当时就杀了他的。”

修伊的房间里,巴克勒正在发出不满的大叫,除他之外,霍丁,莉莉丝以及阿什林也都在。

在听完修伊的叙述后,大家都有些紧张,反到是修伊自己并没有太过在意。

对他来说,能和拉舍尔有这样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他颇感刺激,有趣。

“那样太危险,有很多人见到我进了酒馆,并且拉舍尔是和我一起出来的。如果我杀了拉舍尔,不管事后我怎么掩饰,都脱不了嫌疑。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们事先谁也没做准备。没有人能证明我不在现场。”修伊解释道:“而且我不认为拉舍尔能发现我什么。”

“那可不一定。”说这话的是阿什林:“修伊,或许你自己没有注意到。事实上,在所有十六岁的少年中,你是最独特最突出的一个,你有着完全不属于你年龄的成熟与智慧。或许我该这么说,从我们第一眼见到你开始,我们就意识到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你聪明,果断,勇敢,而且还极富谋略。这是好事,但是有时候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你和一般的少年格格不入。你太与众不同了,几乎每一个人看到你都会注意到你。”

“我已经尽量低调。”

“那没用。你的生活习惯,思考方式,举止谈吐还有行事作风已经形成了一套基本标准,你不可能注意到你说话做事的每个细节。所以或许我该用一句最恶俗的语言来形容你:那就是不管你怎么掩饰,你都不可能盖掉自己身上的光芒。”

修伊若有所思:“这就是拉舍尔为什么一看到我就说我象他老朋友的原因对么?”

“不仅仅是这个,事实上这句话是个陷阱。”霍丁突然道。

他把修伊吓了一跳:“你说什么?霍丁。”

“我说这是个陷阱,一个语言陷阱,法政署探员最爱干的就是在和别人对话时制造种种语言陷阱。尽管你已经很小心,避开了绝大多数的陷阱,包括在发现对方的身份后的镇定,以及走时要求拉舍尔送你,这些都表现得无懈可击,但是你还是犯了一个错误。”

“就是他说我象他的老朋友这句?”

“是的。如果你的描述没有错的话,那么拉舍尔一直在说你和他的某个老朋友很象。但是你从没问过他那个老朋友是谁,是男是女,是干什么的,哪方面相象,对吗?你知道大部分正常人在对方反复提到这件事的时候,都会问一声你的老朋友到底是什么人这样的问题。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或者说是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人,才会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该死。”修伊恍然大悟。

“别太介意,修伊,在这方面他是专业的,而你是业余的,别太责怪自己。而且单凭这一点,拉舍尔并不能确定你就是修伊格莱尔,这种提问毕竟不是一个标准,而只是一种心理倾向,它并非绝对性的。但是这毫无疑问会让他怀疑你。”

巴克勒皱起了眉头:“想不到那个探员这么狡猾。我们是不是该放弃行动?”

霍丁耸了耸肩:“既然拉舍尔已经在怀疑修伊了,那么他一定会相尽办法调查他。如果我们现在离开,不但所有的努力都将报废,同时也将坐实他的猜测,引来帝国的追杀。可如果我们不走,同样也面临着被拆穿的可能。”

那个时候,修伊轻轻笑了起来。他说:“不,我们不走。拉舍尔他发现不了我。”

“你凭什么这么确定?”霍丁问。

“霍丁,告诉我拉舍尔他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证明我是修伊格莱尔呢?靠派人整天鬼鬼祟祟地跟在我后面吗?”

“当然不是,最简单的办法,找个见过你的人和你再接触一次。他不是说过他要带朋友来吗?”霍丁回答。

“没错,所以你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相信查克莱他们在短暂接触中认不出来。从克丽丝汀那里,我对自己现在的伪装很有信心。她当初能认出我是因为我的戒指。”

“即使是再出色的伪装,也无法让你和曾经的修伊格莱尔完全割断关系。你可以改变你的身高,脸形,头发的颜色,但是你不能改变你的谈吐,走路姿势,举止动作。对于熟悉你的人来说,这些东西足够让他们怀疑你。就算他们不能确定你就是修伊格莱尔,同样也会怀疑你,盯着你。”

“我没说仅靠伪装来解决问题。我们都知道,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了怀疑之后,那么疑虑就再不会轻易消除。因此就算是他无法通过见过我的人证明我是修伊格莱尔,也同样不能就此扫清他的怀疑。这完全是因为第一次会面太过意外,我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导致的结果。老实说我并不喜欢这种意外的出现。对一个思虑周详的计划来说,任何形式的意外,都可能会引来灾难性的后果。我情愿不要惊喜,也绝不要惊变。所以我看我们需要把计划提前了。”

霍丁和巴克勒等人对望几眼:“修伊,你的意思是说……”

“三天内,修伊格莱尔必须出现,那是证明我不是修伊格莱尔的最好办法。”修伊冷冷道。

“三天内钻到克丽丝汀的房间?你不觉得你们之间的感情速度发展太快了吗?”

“为什么一定要是用克丽丝汀来做掩护呢?计划本应随着变化而改变。”修伊反问:“何况现在我们处在危险之中,老实说我也不希望牵连无辜的人。要想证明自己,我们完全可以采取更好的方法。达达尼尔家族要想在罗约城功成名就,势必要尽可能多结交一些贵族。参加晚会,永远比不上举办晚会来得更有主动权,为什么我们不能一举两得呢?”

霍丁的眼睛亮:“这是个好主意。”

莉莉丝迷惑地看修伊:“你的意思是说……”

霍丁插口道:“意思很简单,修伊对先前发生的意外很不满,他正打算抢回属于他的主动权。没错,举办一个舞会,随便用什么名义,甚至可以用克丽丝汀做挡箭牌。富有的达达尼尔家族继承人为了追求美丽的伯爵夫人,为她举办了一场规模盛大的舞会,邀请了罗约城所有可以邀请的名流人物。至于拉舍尔先生嘛……顺理成章的也在被邀请之列。与此同时,修伊格莱尔将在别的地方大开杀戒。”

“是个好主意。”阿什林也笑了:“通缉犯邀请缉捕官员参加自己举办的舞会。修伊,你的思维总是如此不拘一格,充满创意。”

修伊摊了摊手看向霍丁:“丰富的想象力是成为一个出色骗子的基本要求,这正是霍丁教我的。”

莉莉丝咬着牙道:“我希望到时候能干掉凯文比尔斯。”

修伊正色道:“莉莉丝,我向你保证你会杀死他的,但是我们要从全局考虑,无论如何,凯文比尔斯不是我们的优先目标。”

“可是我等不及了!”

“你还没有学会控制你的愤怒吗?在任何情况下,保持冷静,那是胜利的唯一之道,是智慧的源泉。”修伊冷冷道。

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莉莉丝很不甘愿地回答:“好吧我明白了。”

“那么,大家按计划做准备吧。”修伊冷酷道:“霍丁,这两天和其他家族商行的生意谈判暂时交给你,按照先前谈好的来,让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我们的信用上,然后到舞会上把这件事情直接解决掉。”

“没有问题。”霍丁优雅地点头回答。

不知不觉间,修伊已经渐渐奠定了自己在这支队伍中的领头羊地位。

正如阿什林所说的那样,尽管他的年纪只有十六岁,但是认识他的人,每一个都不会将他当成一个单纯少年。

换成是别人,遇到这种先天不利的开局,或许早就放弃了自己的计划。但是对修伊格莱尔来说,这就是一个考验。

他已经经历过太多次考验。

相信拉舍尔也绝不会想到,西瑟达达尼尔会这么快就邀请他参加达达尼尔家族举办的舞会。仅从这一点上分析,西瑟是修伊的可能性也已被大大降低。

而对修伊来说,他对即将到来的,和拉舍尔的再次接触,内心中其实颇有几分期待。

他发现自己的人生观和兴趣爱好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出现了重大的扭曲。

他开始喜欢上这种刺激的生活,将此看成是自己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喜欢看着那些猎犬追在自己的P股后面疯狂奔跑,喜欢看着他们拼命试图抓住自己却又对自己无可奈何,喜欢看到当自己挥舞起屠刀时,对手眼中那恐惧的眼神,同时也喜欢和对手在公开场合上演一场耳虞我诈,勾心斗角,彼此试探的戏码。

就象是在上演一幕幕精彩的人生大戏,在落幕时,属于成功一方的表演者,将会拥有一种在酣畅淋漓的报复后带来的无法言喻的快感!

他期待着明天夜晚的降临。

——————————————

第二天一早,克丽丝汀是被外面的吵闹声闹醒的,这让她有些生气,因为她还没睡醒。

睁开眼睛时,她发现修伊已经满面微笑地站在她的床头,手里还拿着一件华丽的舞会盛装。

“哇噢,这衣服很漂亮,好象是香特龙根大街最豪华的那家商铺的招牌装,它价值五百个金维特。”克丽丝汀躺在被窝里,露出一段雪白的手臂,枕住自己的身下,将身体略略撑起,被褥下露出一大片胸部,恰好遮住那最迷人的风光。

“我知道你已经计划把那件服装买下来了,但是我想我可以在你之前下手。请放心,这次我没把帐单寄到你这里来。”修伊笑道。

“我那该死的女佣收了你多少好处?”克丽丝汀晃了晃她修长的颈子,因为睡姿而原本略显蓬乱的长发重新变得笔直。她用自己的手指**发隙中,做着短暂的整理。

“不是很多,两个金维特。”修伊回答。

“太掉价了,她真是丢尽了我的人。”克丽丝汀抱怨道。不过她看着那舞会盛装的眼神却完全暴露了心中的欢喜。

“不打算穿上试试?”修伊用充满诱惑的口气问。

克丽丝汀很谨慎地望着修伊:“你打算看着我换衣服吗?”

修伊笑着将那件镶满金丝,用最珍贵的雪羽绒制作而成的舞会盛装扔在克丽丝汀的床上,然后推开房门离去。

似乎是没想到修伊的表现如此干脆利落,克丽丝汀非常吃惊。

失望地看着修伊离开,克丽丝汀愤怒地用拳头砸了一下床板:“该死,我对他就这么没吸引力吗?!”

房外传来修伊的声音:“对此我感到抱歉,在我眼中你的实用价值大于你的欣赏价值。这是我和你所有的追求者最不同的地方。”

“你可以去死了,修……西瑟.达达尼尔!我恨你!你这个偷听女士说话的混蛋!”克丽丝汀对着门外大叫。

“是你自己叫的声音太大了。”

房间里再没有声音,只传出了悉悉梭梭的穿衣声。

十分钟后,她穿着那件盛装礼服出来,站定在修伊的面前。

那是一件充满兰斯西地风格的白色长裙,雪白的流苏,精美的蕾丝花边,以及用软质金属打造的亮片,衬托出主人的高贵,典雅。在克丽丝汀雪白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粉色的珠链,中心的宝石光芒璀璨,她脚下穿着的则是一双薄跟水晶鞋。这个时代还没有高跟鞋,用多色水晶制作的鞋子是上流贵族女士们最爱的极品。

她的长发盘了起来,眼角边涂上了重重的紫色眼影,看上去分外的媚惑人心,充满心惊动魄的艳丽感,那鲜红的嘴唇更让人忍不住想冲上去咬上一口。

修伊眼中现出欣赏的色彩。

凭心而论,克丽丝汀的确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女性,她拥有上流社会女性的高贵和典雅,却没有小公主那样的生涩;她擅长展现自己的魅力,却不象歌舞团的女孩子们那样流于平民化;她拥有莉莉丝那样的完美身材,曲线玲珑,却不象她那样充满野性,而更趋成熟。她行为内敛,却气质外放,几乎将一个女人可以展现出的所有美好都用最完美方式体现了出来。

有时候修伊很怀疑,这个女人是否受过特殊的训练,否则为什么她的每一举一动都充满风情,举手投足间充满诱惑,哪怕是刚才躺在床上的样子,都风情无限。

“真是个迷人的妖精。”修伊啧啧赞叹道。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夸我的,但却是第一个让我因此而感到自豪的。”克丽丝汀快步走来。她静立的时候,就象一尊雕塑,但当她动起来的时候,就象是拉动出一卷世间最美丽的画轴。

克丽丝汀来到自己的酒柜前,取出一瓶酒:“想喝点什么吗?”

“不了,谢谢。”

“那么,西瑟达达尼尔先生。”克丽丝汀优雅地转过身子,两臂交叉着放在胸前,将酒杯缓缓送到自己的红唇边:“今天,你为我带来了什么惊喜呢?我是说你不会认为一件礼服就能打发我了吧?要知道你可是打算让全城人都看到你的疯狂追求,而且必须的的确确有着足够打动一个女人的心的大手笔大场面。”

修伊缓缓拉开窗帘。

克丽丝汀望着窗外,咣当一声,酒杯摔落在华贵地毯上。

在克丽丝汀的窗外,数以千计的鸟儿正在天空中欢快地飞翔,它们在空中组成了一道彩虹横挂天际,色彩缤纷的羽毛,在阳光下散发出美丽的光芒,就象是天边最绚烂的霓虹。

在彩虹的下方喷泉处,克丽丝汀赫然看到所有喷泉喷出的水柱在这个温暖的春季竟同时结冰,数十道冰棱柱在阳光的照射下,折散出斑斓的光芒,冰柱本身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型图案,在这刻竟直射天空,在天穹苍宇间映出一个朦胧的形状。

整个寂静岛大酒店在彩虹鸟桥和冰喷泉的空中心型倒影下熠熠生辉,引来无数路人的围观。人们纷纷猜测,到底是哪家的贵族少爷可以如此大手笔的做出这样的盛世美景。

“我的天啊,这太疯狂了!太不可思议了!”克丽丝汀几乎是捂着嘴尖叫起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指什么?空中的彩桥还是喷泉?”

“都有。你是怎么让那些鸟组成空中彩桥的?”

“一种药剂,能发出好闻的香气,可以吸引很多鸟儿。我们通常用这种东西吸引鸟类魔兽以方便捕捉。只要在空中制造出几条透明丝线,使用上这种药剂,它们就会停留在那上面,看上去就象是悬停在空中组成的彩桥。那些鸟很美丽对吗?吸引他们花费了我不少力气。你要知道我必须把一些不那么好看的鸟类赶走,只留下漂亮的。”修伊笑道。

克丽丝汀给了他一个好看的白眼:“很神奇的药剂,也能吸引你的炽焰鸟吗?”

“是的。”

“它们现在在哪?”

“在天上。”修伊回答:“它们可以飞得很高,飞上一整天也不会累,绝大多数时候它们不会下来,除非我遇到危险。”

“真有意思,想不到炼狱岛上出来的东西,竟然会被你用来俘获女人芳心。如果海因斯大师知道,他一定会气得在地下也要翻身的。”克丽丝汀捂着嘴轻笑道。

“炼金术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而发明出来,它最终的目的,都应该是为人类的需要服务。所以我丝毫不必对此觉得羞愧。更何况达达尼尔家族通过追求美丽的克丽丝汀在所有贵族面前展现一次自己的实力,那不正是一举两得的行为吗?”修伊笑着来到克丽丝汀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窗户外的景色:“我希望你能喜欢。可惜的是我本可以把这一切做得更精美一些,我是说,我可以让那些冰泉动起来,甚至在天空中浮现出你的容颜,并且在晚上进行这一切,这样空中的那个图案就能看得更清楚,而不会象现在这样模糊不清了。但是很遗憾,我无法使用超出目前允许我表现出的炼金术实力,同时我的时间也不够拖延到晚上进行这一幕的表演了。所以我只能尽量把场面做大,吸引足够多的人注意。”

“出什么事了吗?”克丽丝汀有些惊讶:“为什么要说时间不够?你不是计划要追求我很多天的吗?”

“后天晚上有个舞会需要你参加。所以我不得不把本该循序渐进的浪漫行为一下子提前许多。”

修伊很认真的对克丽丝汀道:“我很抱歉,只让你经历了几天的浪漫时光,就要把你从这美好幻境中牵扯出来。在我看来,这毫无疑问是一种残忍的行为,但是我却不得不如此做。”

“光与暗已然转换,接下来的时光,将进入残酷与血腥的杀戮时刻。”修伊望着克丽丝汀美丽的眼睛,认真而严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