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初遇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 初遇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么说,你真得按她要求的那样又一次制作了侦察蜂?”

黄昏的时候,漫步在罗约城的曼彻龙根大道上,霍丁饶有兴致地问修伊。

在结束了一天的安排之后,霍丁和修伊决定在罗约城的四周到处转转。一来观察周边环境,熟悉当地街道,二来也放松一下身心,商讨下一步的计划。

这刻听到霍丁的问题,修伊无奈地耸肩:“事实上,我的第二次操作是一次彻彻底底的出丑行为。在我第二次制作侦察蜂的过程中,我不小心把软化液滴在了台子上,把金属丝缠在了自己的手上,甚至把水晶球失手落在了地上,并砸到了我的脚背。”

“听起来很难堪的样子。”

“是的,这的确很难堪,我让自己成了一个小丑,而我们美丽的克丽丝汀夫人则笑个不停。甚至在中午她陪我去道奇商行的路上还一直在笑,在和那位副理事长谈事情的时候她也一直在笑。”

霍丁赞叹着摇了摇头:“我必须说,这是个极富勇气的选择。我猜所有人看到那一幕,都会惊讶你用得什么方法逗得夫人如此开心。”

“事实上我一开始并非有意识那样做。”修伊解释道:“当炼金术成为表演时,我发现我无法专注于工作。而我对效率的要求又使我不可以分心,所以在一开始我的确是不小心出了错。但是当我看到克丽丝汀笑个不停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那是让我们拉近距离的机会。”

“说得没错,在克丽丝汀夫人的心目中,你的恶魔形象很难改变。尽管你可以让她感受到刺激,精彩,但是喜欢看笼子里的老虎和陪着老虎一起睡觉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

“没错。曾经的印象无法抹杀,那我们就只能增添新的形象。我意识到克丽丝汀接触过很多人,风度翩翩的贵族少年,斯文有礼的中年绅士,她见过太多太多,甚至连杀人的恶魔她都见过了,但可能她没见过小丑是怎样的。尤其是当一个曾经的恶魔表演出如笨拙,紧张,慌乱等情绪时,那会大大冲淡在她心中本已固定下来的恐怖记忆。”

“说得对极了,你可以给女人刺激的感受,但是不能让她感到害怕。你的做法其实就是让她意识到,你除了是个恐怖和严肃的人之外,同样不乏幽默感。你让她意识到,无论你怎样凶狠,你都还是个在美丽女人面前会紧张的孩子。”

“没错,所以当她以为她能改变和控制我的时候,她会变得非常有满足感。”

“那么然后……这个女人的心将很轻易地为被你捕获。”

修伊笑了:“和你聊天真愉快。”

想了想,他说:“不管怎么说,我和克丽丝汀有了一个成功的开始,我发现偶尔扮演一下小丑的确有助于缓和气氛,消除紧张,并拉近距离。”

“但是不要过多,那会让她看不起你。”

“分寸的把握永远都是一门学问。”

“清醒正是你最大的优点。”

两个人说着,同时笑了起来。

霍丁问:“对了,道奇商行那边怎么样?”

“暂时还没有谈到分期付款的问题,不过我已经向商行和那几个家族代表暗示了六成材料收购款额过于巨大,达达尼尔家族正在考虑这份风险承担的必要,提醒他们考虑一下付款方式的问题。由于目前达达尼尔家族还没有建立任何信用,因此他们一定会很犹豫,我觉得这样也好,就让他们把所有的担心都放在信用上吧。”

“为什么?”由于修伊已经修改了先前的计划,很多方面霍丁也不太明白。

修伊神秘一笑:“霍丁,如果我向你提出决斗,你会怎么想?”

“我会拒绝。”

“为什么?”

“因为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那么如果你能打赢我呢?我是说,如果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不会丝毫魔法和武技的普通男孩,你还会拒绝吗?”

霍丁想了想,然后摇头:“当然不会。”

“那么如果在决斗的过程中,你突然发现这个男孩竟然是修伊格莱尔,他并非一个好捏的软果子时……”

“那我就死定了。”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修伊坏坏的笑了起来:“我之所以要让那些商人担心我们的信用问题,就是因为我们要先在他们的心理上造成一种暗示,暗示他们把注意力放在这笔交易的可靠性,而非是否接受这种交易方式的问题上。”

“哦,我明白了。”霍丁立刻明白了过来:“当所有的商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这笔交易的可靠性上时,他们会向你提出种种刁难。他们会认为你根本没有资格完成这样的交易。可这样一来,他们就等于自动放弃了拒绝这种交易方式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当他们突然发现你有资格从事这样的交易时,他们已经无法再选择……我的天啊,修伊,你简直坏透了!”

修伊嘿嘿笑了起来:“没错,就是这样。要知道在是否进行分期付款这个问题上,我可不想给他们太多的选择权。根据人的心理表现,当人们在某笔交易方面的选择面越广,生意的成交几率就越低。所以我们干脆别给他们选择的机会。”

“是的,说得对极了。不过据我所知,分期付款所要面对的问题可不仅仅是信用。”

“你说得没错,在某种程度上说,分期付款在本质上其实就是一种卖方向买方进行放贷的过程,或者说是对某种行业进行风险投资的过程。一般来说,一次完整的大数额的风险投资,需要进行许多方面的调查研究,包括市场,资金流,信用度等等等。无论是贷款还是风险投资,卖方其实都是风险承受方,而作为风险的承受人,这种谨慎的调查研究其实是非常有必要的。做为一个冒牌的达达尼尔家族,事实上我们缺乏这方面的准备,我是说,我们经不起这种程度的调查。”

“是的。”

“所以我们需要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就象不能给他们选择是否接受分期付款的问题一样,同样不能让他们把精力放在其他方面。我们要让他们只把注意力集中在信用问题上。”

“那么该怎么做?”

“很简单,我们需要一个对手。我们需要一个对我们不怀好意的对手。他会想尽办法的攻击我们,指责我们,指出我们不可信任。这个人最好是一个老于官场争斗的老手。这样的老手很清楚地明白,如果你要打击对手,不要去打击他的方方面面,那很可能会分散自己的精力。既然要出手,就一定要打击对手的软肋。那么对达达尼尔家族来说,我们的软肋是什么?”修伊反问霍丁,没等对方回答,他就笑道:“不是我们的过去,而是我们的现在,也就是说所说的信用问题。”

霍丁恍然大悟:“对。达达尼尔家族到底是不是一个海上捕捞沉船的家族,在罗约城没人知道。花大力气去证实它,反而有可能会得到一个对对手有利的结果。因此聪明的对手绝不会这么干,他们不会对打探你的过去感兴趣,因为就在这里,在罗约城就有一个现成的可攻击点。那就是我们在这里毫无名气,毫无信用可言。所以我们需要某个对手集中全力攻击达达尼尔家族在罗约城的信用,这样就可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方面。”

“没错,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对手。”

“那么对手从哪找呢?”

“还用我们找吗?别忘了我们对材料市场的介入,对谁的影响最大。”

霍丁的脑海中立刻冒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布鲁克斯伯爵。

他呵呵笑了起来:“修伊格莱尔,你真是个犯罪的天才,你不做骗子简直太可惜了。知道吗?你本可以轻而易举地卷走数百万的炼金材料。”

修伊耸了耸肩:“那样的话,克丽丝汀就惨了。不管怎么说,这将会是一个成功的开始。”

霍丁的小胡子飞扬:“说得没错,想想真有意思,一群通缉犯,即将在帝国光明正大的进入上流社会,而下层的猎犬们却还在苦苦追寻。”

“生活永远不缺乏黑色幽默。”修伊唏嘘道。“对了,有没有拉舍尔那边的消息?”

“只知道他已经来到了罗约城,但是他到底在哪里,在做什么,我们一无所知。”

“那么我们要小心了。”

他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酒馆门前。

修伊问霍丁:“有没有兴趣陪我进去喝一杯?”

霍丁摇了摇头:“我更愿意在贵族夫人们的床上,枕着她们丰满的胸脯饮酒。酒馆里大多是些粗鲁汉子,不适合我这类人。”

修伊耸了耸肩:“我到是挺喜欢那种环境的。”

“那么你去吧。”霍丁无所谓道。

修伊向着酒馆走去,背后霍丁突然对他叫道:

“西瑟!”

“对于一个擅于伪装的猎人来说,在荆棘遍地的丛林里行走,碰上一群凶狠的狼并不可怕,一只狡猾的狐狸,才真正令人生畏。”霍丁别有深意地对他说道。

修伊想了想,点点头道:“是的我明白,谢谢你的提醒。”

—————————————

对修伊来说,酒馆一直都是个好地方。这里的来人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他喜欢坐在长长的吧台前,叫上一杯满是泡沫的麦酒,细细的品尝,然后看着人们在酒馆里大声的喧哗吆喝,看着那真实的人性释放,观察人生百态,品味生活的滋味。尝试着在这嘈杂的环境中,寻找内心的平静。

小酒馆里人不多,修伊来到酒保的面前,叫了一杯麦酒,然后就把自己靠在吧台上。

一个打扮的妖艳的女人来到修伊身边,用长长的指甲划过他的脸蛋:“需要有人陪吗?”

修伊给了他一个金维特:“别来烦我。”

女人拿了钱就走。

修伊的不远处,坐着一个中年人,原本是在一个人低着头喝酒,这刻看到修伊过来,他饶有兴致地观察起这个少年。

“你不该出手那样大方。”中年人突然说。

修伊回头看了看那中年人。这个中年人留着两撇小胡子,他那深凹的眼窝,略带弯曲的鹰钩鼻以及那自信而充满阴婺的笑容令修伊感觉到这是一个相当精明能干的人。

“您指什么?”他问。

“钱财就象是发着恶臭的粪便,总能吸引来无数的苍蝇。你的出手太大方了,而这里永远不缺乏为了一两个金维特杀人抛尸的事情。”那中年人笑道:“小伙子,你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修伊点点头:“是的我明白了,非常感谢你的提醒。不过我想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可以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们,并闭上自己的眼睛。我是说,面对危险的时候,我可以采取合作而非对抗的态度。”

“说得好,看来你有着丰富的险境生存经历。”

这句话令修伊觉得有几分刺耳,他摇摇头:“不,只是来自家族的教导而已。我的家族教导我,生命比钱财要有意义,不要试图为了一点钱而把自己的生命白白丢失。”

中年人呵呵笑了起来:“原来如此,不过象你这样有家教的年轻人,一般不会来这种混乱的地方。上流贵族永远不缺娱乐。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来混呢?”

“只是想看看真实的世界而已,您知道上流交际圈里总是充满了虚伪,每一个人都是戴着面具在和别人说话。我有过那样的经历,尽管我本人也算是个谎言的高手,但事实上如果可以,我更愿意坐在这里,看着人们大声发泄自己的不满,叫嚣着自己的狂妄。至少那是真实的情感流露。”

“原来如此……”中年人嘟囔了一句。“我已经很少听到有贵族少年说出这样的话,并愿意跑到这种地方只为了听人们说醉话发酒疯了。真有意思,你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老朋友。”

中年人离开座位,把椅子往修伊的身边挪了挪,他看起来聊兴已起,他坐在修伊的旁边:“能请我喝一杯吗?我是说,你刚才的慷慨正在为你带来麻烦,而我,可以保证你没有丝毫麻烦地走出这个地方。我猜你并不想被人扒个精光走出去。”

中年人的说话听起来就象是个地道的地痞流氓,此刻正在鼓劲如簧之舌为自己争取好处。

修伊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很想说他并不在意这个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中突然有种警觉。他觉得对方的说话里仿佛有某种特殊的含义在内,如果他不小心仔细地应对,很可能会面临什么糟糕的后果。

这种警觉并非天生就有的,而是在一次次勾心斗角的历险中自发培养出来的,它们甚至可以先于主人的之前,感觉到潜伏的危机存在。

修伊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但他还是隐隐感觉到这个中年人有些奇怪。

他对自己好象很感兴趣,有些热情过头了,而他的话语里却充满了怪异的滋味。

所以他皱了皱眉头道:“这真令人恐慌,我想我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

他决定立刻离开酒馆。

“嘿,别走。”中年人一把抓住修伊的肩膀。

他的手沉稳,有力,竟隐隐还带着一丝斗气能量。

完全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修伊身体里的斗气在外力作用下自发的激荡起来,将那中年人的手从修伊的手臂弹了回去。

那中年人的眼中掠过一丝惊异,迅速将手收回。

“我很抱歉。”他笑着说:“我没有想到您会是一位武士,看起来您完全不必对这里的匪徒太过在意。”

修伊的脸色很平静。

刚才这个中年人在接触自己时所用的斗气能量,用力可以说非常巧妙,恰好可以激发自己的本能反应,却又不会伤害到自己。

这到底是个巧合?而是有意的试探?

修伊无法确定。

他缓缓道:“我的确修炼过一些武士的斗气,但那并不代表我就有和亡命之徒拼命的勇气。事实上,我的能力很低,而我的老师曾告诉过我,在真正的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勇气,才是发挥能力的最佳保证。缺乏勇气的人,空有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战胜亡命之徒。”

然后他坐回到刚才的位置上,对中年人道:“不过也许我该接受你的意见,请你喝一杯,接受你的保护。这样我可以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说着,修伊不等中年人回答,就对酒保道:“来一杯麦酒,要大杯的。”

麦酒很快就端了上来。

修伊将麦酒端给中年人:“希望你喜欢。”

就在他端酒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修伊的脚下突然一滑,整个人的身躯都失去了重心,倒向了那中年人。

一大杯麦酒一下子全泼在了那中年人的身上。

“噢!我很抱歉!”修伊叫起来。

那中年人被麦酒泼了一身,浑身都湿漉漉的,这让他有些恼火:“见鬼!”

修伊手忙脚乱地帮中年人擦衣:“天啊,瞧瞧你的衣服都湿透了。快把它脱下来,不然你会生病的。”修伊不由分说,将中年人的外套扯下。

在扯落的过程中,修伊可能是过于激动和不安,以至于将那中年人的衣服都翻转了过来,忙碌过程中,中年人的外套口袋里啪的掉出一个小本本。修伊迅速地上前将那本子拾起来,只是轻轻瞥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帝国法政署三级法督,杰森.拉舍尔,猎鼠行动指挥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