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分期付款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分期付款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清晨克丽丝汀尚未醒来,侍女已经在外面大叫了起来:

“哦,夫人,快看哪!”

“出了什么事,珍妮?你这么大惊小怪,难道天塌下来了吗?”克丽丝汀睁开朦胧的睡眼,不满地望着自己的侍女。

修伊格莱尔说得没错,中了他的毒后,昨天晚上自己失眠了大半夜,直到凌晨时才快睡着。但她不确定那到底是药物的功效还是昨夜受刺激太重的结果。

“哦,不,不,夫人,我很抱歉我刚才的失礼,但是我还是得说……那简直太惊人了,您最好看看窗外。”那名侍女满面通红地对克丽丝汀道。

克丽丝汀翻身而起扑到窗边。

然后她看到寂静岛大酒店的广场上,数以万计的情人泪摆满了整个广场。它们组成了一个大大的心型,数以千计的蜡烛点亮在花丛中,形成一片红色的美丽海洋。

修伊格莱尔就站在花海的中间,手里捧着一大束千年花,正在下面仰望着克丽丝汀,对她微笑。

“我的天啊,他简直疯了!”克丽丝汀用手捂着自己的嘴惊呼起来。

情人泪代表着爱情,千年花寓意着永恒,贵族们用这两种花来追求自己心仪的姑娘,是极为正常的事。但是要说用数万朵鲜花来示爱,并在大街上公然示众,这种行为在以往还从未有过。

浪漫是需要社会环境的,尽管兰斯帝国的风气也算开放,但奢侈到如此地步,厚颜到这般手笔,却是前所未有。

尽管是21世纪用到烂大街地步的招数,但越是用到烂大街的地步,越是说明效果极佳。

事实证明,从未有女人能抵抗这种方式的求爱,即使她不喜欢这个男人,也绝不会反感这种行为。

至于修伊,克丽丝汀甚至连拒绝的可能性都没有。

她大叫起来:“快,快让他上来。哦,我的天啊,我还没洗脸呢。别把他带进来,让他在会客厅等我。”

侍女飞快地跑了出去。

半个钟时后,克丽丝汀终于化好妆出来,这刻的她,打扮得风情万种,姿态迷人。

“希望我没有让你等太久时间。”克丽丝汀抱歉道。

“事实上在化妆速度上,您的效率已经很高了。”修伊笑道。他捧来的千年花已经**进花瓶里妥善保存,这种花只要有充足的水分,就可以一直盛开,能够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保持它们的美丽。

让侍女下去,克丽丝汀来到修伊的身边:“你疯了吗?竟然买了那么多花?你完全没必要那样做。”想了想,她咬咬嘴唇道:“反正按照你的计划,只要你需要,我都将随时随地邀请你在我的房间里过夜。”

“但至少要让大家明白那是为什么。”

“很好,这次你的确给了全城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猜到今天下午,所有人就都会知道西瑟达达尼尔,一位新窜出的家族继承人,正在用疯狂的大手笔来征服克丽丝汀。”

“而且很快就将大获成功。”修伊笑着挽住克丽丝汀的胳膊。

“仅仅是表面上。”

“说得没错,所以我要很抱歉的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那些花的帐单将会直接寄到你的府上。”

“哦!修伊格莱尔,你这个混蛋!”克丽丝汀愤怒地给了他一脚。

修伊笑着硬受了她这一下,丝毫不作反抗。

克丽丝汀微微楞了一下,她这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被修伊威胁和控制着生命的,但是看起来自己的表现可不象被强迫的结果。

“哦……我很抱歉。”她有些惊慌。

“没那个必要。”修伊笑道:“你大可以放心,只要接触下去,你很快就会发现,大部分的时候,我还算是平易近人的。”

“希望如此吧。”克丽丝汀嘟囔道:“那么下面,我该怎么做?”

“去花园里走走怎么样?随便聊点什么,增进一些了解和感情。中午我要和道奇商行的副理事长一起共进午餐,下午还要和其他一些人商议生意上的事,我希望今天一天,你都能陪我共同度过。”

“好吧,布鲁克斯伯爵希望我能陪他吃午餐,现在看来我只能推辞了。”克丽丝汀无奈道。她很惊讶自己的内心对此并不是真正的抵触。

“所以说你必须感谢那些花,它们让大众认为,你是被我的忠诚所打动,所以特别赏赐给我一天的时间。”

“那么明天呢?”

“相信我,克丽丝汀小姐,浪漫是没有尽头的存在,只要有心,每天都会有惊喜来敲门。”修伊自信地笑道。

———————————————

和修伊肩并肩行走在寂静岛酒店的花园小径上,克丽丝汀心中的感觉有些怪异。

照理来说,和修伊这样“凶名鼎盛”的人走在一起,她心里应该是感到害怕与恐慌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并不真正害怕,事实上,她的心里甚至还有几分兴奋在内。

隐约中竟有种颇为刺激的感觉。

只要想想昨天晚上自己和修伊格莱尔针锋相对,竟然还能从那个兰雅大剧场上纵横披靡,威风凛凛的少年手中活到现在,甚至和对方一起并肩漫步,心中竟还颇有些几分自豪感。

尤其是在自己掌握了对方的秘密,而对方没有选择杀自己灭口,甚至答应为自己除去那些叫她头疼的麻烦之后,她越发感到得意起来。

看起来这个少年并没有那么可怕,相反,正如他所言,在不杀人的时候,他还是蛮可爱的。

而且他也不象是个滥杀无辜的人。

“我一直以为恶魔是不懂浪漫的。”克丽丝汀赞叹道。

“那是因为您不了解恶魔。”修伊笑咪咪地回答:“事实上恶魔蛊惑人心,依靠的不是可怕的獠牙和利爪,而是种种美好的手段去诱惑和勾引。恶魔使人堕落,使人沉迷,所以它们非常懂得如何带给人美好的享受,让人们自愿去投入恶魔的怀抱。浪漫,仅仅是其中一种方式而已。这完全是因为您是一位女性,而且是一位美丽的女性,所以我要是用这种手段来博取您的欢喜。但如果您是别的人,那么恶魔又会采用其他的方法来讨好你。见风使舵,正是恶魔成功的秘诀。”

“是么?那么每一个恶魔都象你这样博学多才吗?那需要相当的学识和见识才够。”

“事实上,恶魔的确是博学多才的。为了引人堕落,恶魔必须学会很多东西,擅长和不同的人交流。要会对炼金师谈发明,对政治家谈国际情势,艺术品展览会上讲艺术赏鉴,酒会上讲烹调,马会上聊赛马,对女士谈服装。不但这样,有时还偏要对炼金师讲政治,对学者论文艺,因为反正他们不懂什么,乐得让他们拾点牙慧。对牛弹的琴根本就不用挑选什么好曲子!” @

“哈!”克丽丝汀捧着嘴唇笑了起来:“这是我听过的最有趣的关于对恶魔的描述。”

修伊一本正经道:“身为恶魔,就必须要具备进步的精神,能跟着那‘时代的巨轮’一同滚向前去。”

克丽丝汀笑得前仰后合起来:“哦,我的天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能在炼狱岛生存这么久,因为你跟本就是骗死人不偿命的小坏蛋。即使是再可怕的事情,到你嘴里都能变成一份蜜糖。真难以想象我第一次看到你时你正在疯狂杀人,而在昨天,我还被你吓得要死,至于现在,我的身体里甚至还有你给我下的毒药,可我面对你的时候却还能笑得出来,笑得这么开心。噢,神灵在上,这简直不可思议,你的确是一个善于玩弄人心的恶魔。而且正如你所说的,一个博学多才的恶魔。”

修伊认真地注视着克丽丝汀。

他没有接口她的话题,而是微微皱起了眉头:“请原谅,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您刚才用到了炼狱岛这个词?我是说……你知道炼狱岛的存在?”

“只知道一部分。”克丽丝汀耸了耸肩:“现在这个秘密正在越来越不是秘密。哦,我是才从布鲁克斯伯爵那里听到的。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不那么怕你的理由,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是真正的恶魔。”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的能量。就算这个秘密已经越来越多人知道,也不至于随便谁都能掌握。那么布鲁克斯伯爵为什么会告诉你如此重大的机密?他就不怕掉脑袋?”

“哦,你不知道我也有关于材料经营方面的产业吗?”克丽丝汀很惊讶地望着修伊:“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跟布鲁克斯伯爵那个老混蛋走在一起?他这个月初宣布要减少八成的收购量,可恨的混蛋,你说我收集的那些材料怎么处理?他要我陪他上床,那么他就承诺会收购我手上的材料。这事让我头痛极了,事实上我已经做好了承受一笔损失的准备。要知道我手上可没有出色的炼金师,那些都是珍贵材料,交给普通的炼金师处理是可耻的浪费。我想尽办法要知道到底为什么帝国要减少材料需购量,我必须知道这次的减少是偶而一次,还是以后都减少,这样才能在以后的经营中做出正确的选择。布鲁克斯为了达到长期拥有我的目的,告诉了我这个秘密。他想威胁我!然后我才知道原来这还和你有关,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原来是这样。”修伊点点头:“这可真是太有趣了。也许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我是说,你好象也忘了一件事,我就是个炼金师,我的意思是在炼金方面,我自信我还能担当得起出色这两个字的评价。”

克丽丝汀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哦,我的天啊,你是想告诉我你能把我的那批材料吃下去?”

“问题是我没那么多钱。”修伊毫不脸红地回答:“不过你要是给我时间,我可以帮你把它们全部加工成成品,然后你再卖出去。相信我,你能赚得比卖材料更多,而且不用担心保存问题。”

“那就最好不过。”克丽丝汀兴奋起来,从布鲁克斯伯爵那里,她完全了解了修伊的炼金术水平,而兰雅大剧场的战斗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作为条件,我需要你出资帮我收购其他的材料。”修伊道。

克丽丝汀有些明白了:“你是希望我帮你完成达达尼尔家族的第一笔大宗交易?而且……你们手里其实没有那么多钱。”

“仅仅是寂静岛酒店的房钱就快要让我们破产了。”修伊毫无愧色道。

“你打算收购多少材料?”

“布鲁克斯伯爵放弃了八成的材料收购,我就吃掉六成,你觉得怎么样?”

“那大约需要不少于六百万的金维特,那可不是小数目,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

“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要知道经商之道有很多种手法。很多时候我们并不一定要有多少钱就办多少事。对吗?”

克丽丝汀的眼珠一转:“你的意思是……欠帐?”

“确切地说,是分期付款。我打算推行的一种全新付款方式。买家以信用作为资本,先期得到大笔的货物,然后用这批货物作为抵押品和后期的盈利筹码。在赚到足够多的钱后再进行后期付款。”

“听起来很新鲜。”

“一种以小搏大,迅速扩张的方法。当然,如果我收购得少了,达达尼尔家族的财力会因此让人怀疑。可要是收购得多了,巨大的资金压力就使得分期付款成为名正言顺的行为。毕竟整个帝国也没有几个家族可以随随便便就拿出六百万的巨款。此外由于我只收购六成,所以这就形成了一个高达二成的材料销售缺口,这会给很多商家形成销售压力,也就给了我们谈判的筹码。在此之前,我们还要先建立一个保证金制度,以打消大家的疑虑,毕竟我的目的不是骗财。所以我并不需要数百万的金维特,只要给我六十万,我就能让这笔钱发挥出十倍的价值。我是说,我打算用十分之一的价格,吃下这批货物,然后在接下来的每个月付清十分之一的货款,一年之内完成对这批货物的吞并,你觉得怎么样?”

不得不说,修伊的计划令克丽丝汀也感到惊叹,这个少年的心思慎密,竟然连这种方法都想得出来,哪怕是在经商一道上,都显示出了过人的天赋。

只是牵涉到如此巨大的数额,仅凭一两个天才的创意可不能解决问题。

即使是六十万金维特,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克丽丝汀也不由得不犹豫起来。

她反复斟酌着,开始思考修伊计划中的一些细节问题。然后她犹豫着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加工那些材料。要知道这些材料多得可以堆成山。就凭你一个人吗?”

修伊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即使是在当初的炼狱岛上,从事大量生产,不间断供应着一个国家武装力量的后勤人员,也不过只有区区十个学徒而已。就算是那样,我都还有足够的空余时间做别的事。从来只有炼金师嫌材料不够用,哪有炼金师对着如山的材料用不完的说法?在这方面,克丽丝汀夫人你完全不用担心。”

克丽丝汀耸了耸肩膀:“那么好吧,我可以为你拿出六十万金维特,这也是我目前的极限了,要知道我大部分的钱都处在流动之中,那么然后呢?”

“信用制度的建立需要时间,而达达尼尔家族缺的就是时间。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有一个担保人,来确保达达尼尔家族的声誉与信用。”

“你让我来做你的家族担保人?我的天啊,如果你失败了,我就完了!”

修伊向克丽丝汀深深鞠了一躬:“尊敬的夫人,从昨天晚上您遇到我的那一刻起,您的命运就已经出现了变化。您现在唯一可以期望的,就是我永远不会失败。”

克丽丝汀无奈地叹气。

她发现在自己和这个少年的交锋中,自己已经彻底地败了下来。

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趁机要挟修伊格莱尔,结果却被他一步一步拖上了自己的战车。

这个少年,明明只有十六岁的年纪,可他说话言语的成熟程度,丝毫没有十六岁时应有的稚气。他思考问题是的全面,深入,步步为营,更是令自己难以防范。他狡诈,凶狠,果断,而且……脸皮还很厚。

事情发展到现在,克丽丝汀终于无奈地认识到一个事实:主导权已经完全落入了修伊的掌控中。

“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未必会同意这样的交易方式。要知道他们同样需要现金。而你的交易方式意味着把他们的钱都拿到你手上使用了。”

“关于这个问题,你尽管放心,我自然有办法叫他们同意。”

“那么好吧,你必须向我证明你的确有消化如此庞大的一批材料的能力,并且还要向我证明,你做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抢手货以及有足够的利润。”克丽丝汀有气无力地说,这是她为挽回主动权最后的一点努力——某种意义上说,她希望修伊格莱尔是在吹牛。

“那么,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

———————————————————

克丽丝汀将寂静岛酒店下面的那个地下室借了过来,并按照修伊的要求,送来了一批材料。

昏暗的地下室里,如今只有克丽丝汀和修伊两个人。

克丽丝汀注意到,修伊望着满满一桌子的材料,眼神中放出了奇特的狂热神采,那一刻,克丽丝汀的心神一凛,她仿佛看到了那个在兰雅剧场纵横杀戮的疯狂少年。

克丽丝汀知道,那是少年专注时的表现。

在少年温文儒雅的背后,同时具备着对知识的疯狂渴求和杀戮时的无畏无惧两种品质,而今天,克丽丝汀终于见到了修伊专注于工作时的表现。

下一刻,修伊的双手迅速拿起桌上的材料,用娴熟的手法开始进行炼金术加工。一瓶金属软化剂被修伊在瓶口上轻拍一下,瓶塞扑的飞入空中,修伊抄起瓶子迅速在一个金属块上滴了几滴,然后瓶子向空中一接,瓶塞重落回瓶口。将瓶子放下的同时,修伊的左手迅速将软化中的金属块抛向空中,那金属块竟凝滞在空中不动,修伊的右手同时飞出数根金属丝,缠在金属块上,随着修伊口中的咒语念动,金属块在空中不停地变型,金属丝也越缠越多,与此同时,他的左手又拿出一颗水晶球和其他的材料,准备进行下一步的程序。空中是金属丝织出的锦绣图案飞绕,实验台上,修伊的单手同样在进行着不停地操作,各种材料就象是自己长了脚般的纷纷动起来,相互组合,相互作用……

修伊的动作快速,准确,长期的武士修炼让他拥有一双稳定的手,丰富的知识和长期的炼狱岛工作经验,更使他对这些材料彼此间所会产生的反应有着足够的了解。就好象一个手艺高潮的厨师,总是同时烧制多份菜肴,却从不手忙脚乱。空中的材料翻舞,修伊的双手如蝴蝶穿花般翻飞,看得人眼花缭乱。

明明是一次普通的炼金产品的制造,但在修伊的手下,却成了一场华丽的表演。

即使是再外行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会立刻明白修伊在炼金术一道上的造诣是如何强大了。

克丽丝汀看得有些痴了。

大约一个半钟时后,修伊拿着三个加工完成的侦察蜂笑眯眯地看向克丽丝汀。

他放出一只侦察蜂,让它围着克丽丝汀飞了一圈,然后拿出水晶球向克丽丝汀解释这个小东西的用法,听得克丽丝汀啧啧称奇。

自从在伊莱克特拉的实验室,尝试着向那位炼金大师一样同时进行多种炼金实验失败后,修伊就一直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炼金术生产效率。他发现,尽管自己无法象那位传奇大师一样,同时进行多种实验,但是这并不防碍他同时进行多项炼金术的生产加工。

实验与生产不同,实验的很多内容都是未知的,需要炼金师全神贯注地去观察,去了解,全世界大概除了伊莱克特拉,再不会有第二个炼金师能同时进行多种实验。但是生产不同。生产是在已知的基础上进行的重复建设,完全可以将其进行个人流水线化般的进行。

当初修伊为了赶时间制作出金刚傀儡,不惜代价同时制作,其实就是这个原因。而当魔偶助手告诉修伊,他更适合的发展方向,不是发明未知的炼金术,而是对已有炼金术的极限运用和升华后,修伊彻底改变了模仿伊莱克特拉的念头,因此他精心设计了一套炼金术生产的制作流程。

在这种情况下,修伊的生产速度,比以往要快了一倍,也因此才形成了刚才的让克丽丝汀看得目眩神迷的惊人视觉效果。

而对修伊来说,这一切仅用一个词就可以概括其本质:熟练。

来到克丽丝汀的面前,修伊问:“你刚才给我的材料,价值多少钱?”

“一共价值三十个金维特,不过你只用了一半。”克丽丝汀回答。

修伊道:“也就是说,每个侦察蜂的成本是五个金维特。你现在看到的,是我用一个半钟时制作出来的。假如我的助手在这里,同样的时间我可以制作出五只侦察蜂。一天时间,我可以完成三十个侦察蜂。相比第一次制作,我的效率提高了四倍左右。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不希望它成为我的敌人对付我的利器,所以有意识地限制了它的一些功用和使用寿命,减少一些了制作程序。这种蜂只能接受最简单的指令,而且使用寿命也只有一年时间。”

“从商业上说,让它成为消耗品比让它成为耐用品更具备持久生财之道。”克丽丝汀快速接口,毕竟是做生意的女人,克丽丝汀立刻从商业的角度认可了修伊的做法。

“说得没错。”修伊笑了起来:“我要提醒您的是,侦察蜂的成本只有五个金维特。如果我现在制作的是成本更高的药剂或别的什么东西,以我的速度,我每天可以消耗掉数万金维特价值的材料,只不过药剂的成本太高,损耗太大,就利润比例而言,反而不如侦察蜂来得好。但是我想现在你已经可以放心了对吗?”

克丽丝汀发出了一声惊叹:“是的,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竟然会有人把炼金术的生产也变成一种艺术。修伊格莱尔,你的确令人吃惊。这真让人难以想象,难怪人们总说炼金师是这世上最烧钱的职业,六百万个金维特,我的天啊,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只要你愿意,也许不到一百天你就能把它们全部消耗完毕。”

“非常正确,那么这几个小东西送给你。”修伊将侦察蜂放到克丽丝汀的手中,顺便摸了一下她柔嫩滑腻的手:“我把它的销售权交给你,你大可以想想给它定个什么样的价格比较好。”

“还用问么?开价三百到五百个金维特一只,底限价一百个金维特一只,还得对本夫人说尽好话走通人情才能买到。”克丽丝汀自信满满道。

“夫人果然精通商道。”修伊笑道。

产品的定价,往往并不能看它的成本,而是要看市场需要。侦察蜂目前是修伊独家掌握的技术,除了他,谁也不会制作。仅凭此点,克丽丝汀就可以漫天要价。而且能够使用侦察蜂的人,大都是军方或者一些私人武装力量,普通平民是用不到的。这类人大多不缺钱,别说是一百个金维特,就算是一千个金维特,只要是需要,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购买。独家技术,独家经营,就意味着绝对的暴利。

如果不是帝国的独裁性质使然,使克丽丝汀不敢太过肆意开价,只怕她真能开出上千个金维特的价格出来。不过也正因此,这一次克丽丝汀可不用再看那为皇家采办布鲁克斯伯爵的脸色,反过来,布鲁克斯伯爵要求着克丽丝汀出售给他一些这种东西了。

“那么,夫人还有什么问题吗?”修伊问他。

望着修伊格莱尔自信的微笑,克丽丝汀想了想,然后扬首道:“你可以再做一次侦察蜂吗?”

“为什么?”修伊没明白。

克丽丝汀的脸微微一红:“难道你不知道,男人专注于工作时,其实是最有魅力的时刻吗?……你刚才的样子帅极了。”

修伊哑然。

———————

@对恶魔的三段评价,后两段节摘修改自《恶魔夜访钱钟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