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合谋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合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酒店的露台上,克丽丝汀扶着栏杆,将身躯压在栏杆上,望着远处辉煌而迷人的灯火。

她并不急于说话,只是在尽情欣赏那美丽的夜景。

修伊站在她的身后,轻轻为她将外套盖上,动作柔和,就象个亲密情人。

“我为你制造了一个好机会,达达尼尔少爷。”克丽丝汀没有回头,自顾自说道。

“什么机会?”修伊问。

“把露台的门关上。”

修伊转身照做。

克丽丝汀转身将自己靠在栏杆上,望着修伊,然后她皱起了眉头:“你能把眼镜摘掉吗?”

“为什么?”

“我觉得还是兰雅剧场上的你比较好看。”

修伊想了想,把眼镜摘了下来,走到克丽丝汀的身边:“你刚才说,你给了我一个机会?”

“别装傻,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你可以现在就把我从这里丢下去,然后告诉所有人我失足了。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有人会揭发你了。”

“不。”修伊摇了摇头:“辣手摧花这种事不是一个绅士该做的。”

他将手放在克丽丝汀的脸上:“您很美,夫人,我无法想象当您的脑袋撞在地上,脑浆迸裂,花容粉碎,毫无生机的模样。知道吗?人在死后会出现尸斑,一种很恶心的现象。只需要一天时间,您赖以骄傲的美丽就会变得可怕无比。当你的皮肉脱落最终成为一具骨架时,所有的美,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克丽丝汀的脸色铁青:“修伊格莱尔,别用这种语言和形容来恶心我。”

修伊冷冷地看着对方:“那是因为我并不打算讨好你。告诉我夫人,你打算怎么做?你不惜冒着触怒我和死亡的危险把我邀请到这里,不是为了关心我吧?”

“在那之前,先回答我你来做什么。”

“与你无关。”

“已经有关了,再提醒你一次,我已经证明过一次你不是修伊格莱尔。如果你在罗约城干了些什么事,到头来会牵连到我。”

“放心,达达尼尔这个身份我很重视,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一直保留下去。”

“那么修伊格莱尔呢?从此失踪?”

“不。”修伊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他会加倍的兴风作浪。”

克丽丝汀死死盯着修伊:“这不可能,你不可能分身成两个人。就算你是个魔法师和炼金师,你也同样做不到。”

“也许我可以呢?比如今天晚上我在某位高贵的伯爵夫人的府上过夜,而在另一处地方,修伊格莱尔却在大开杀戒……”修伊的手指轻轻从克丽丝汀那细腻的脸上划过。

克丽丝汀的心中微惊:“你想利用我?”

“成功者和失败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总是会利用种种机会,把所有的不利因素转为有利因素。不得不说,克丽丝汀夫人,您的出现以及您及时的沉默,给了我一个更好的创意。我相信这个城市会有足够多的男人看着我进入您的府邸,直到第二天早晨再出来。他们或许会嫉妒的发疯,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他们将是我的证人。”

“你想都别想。”

“夫人,你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把我邀请到这个露台上来,无非就是想要挟我些什么吧?否则你大可以托词应付。我猜在你看到我的时候,你也一定有了什么想法,这正是你为什么能如此坚持的原因。我现在不过是提出了价码而已。”

“你知道我要你为我做什么?”

“还能是什么?”修伊冷笑,他轻轻凑到克丽丝汀的耳边:“在你的印象中,我除了会杀人,还会干什么?”

克丽丝汀惊骇地望着修伊,她做梦也没想到,修伊竟然会把自己的心思全部看透。

没错,当她发现西瑟达达尼尔时,她的第一反应固然是不能揭发他,否则必然会引起对方的疯狂杀戮,但第二个反应就是意识到对方出现这里,必定有重大图谋。这或许正是可以要挟他的机会。

但她没想到修伊会迅速看破她的想法,反过来先提出了条件。

问题是如果自己答应了修伊,那就不是简单的要挟了。

那是合谋。

修伊在克丽丝汀的耳边轻声说道:“夫人,你没有选择的机会了。从现在开始,你我之间要么共存,要么共亡。不,确切地说,是你死,我逃。兰斯帝国抓不住我,但能很轻易的对付你!”

克丽丝汀叹了口气:“这就是和魔鬼做交易的下场吗?”

“这是贪心的下场,我本来没打算这样做,但我发现你对我有着强烈的要挟意愿后,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克丽丝汀夫人,达达尼尔家族要在兰斯帝国崛起,需要有强有力的人物支持。尽管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些合作伙伴,但我们还需要可以更加推心置腹的盟友。这也是我唯一可以不杀你灭口的理由,否则你认为你用什么样的理由可以让我放过你?让自己被他人信任,总是需要一些条件和筹码的,不是吗?”

克丽丝汀无奈的点点头:“我的前夫威斯顿没有子女,但是有一个兄弟。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如果我死了,那么他就是唯一的继承人。所以兰斯帝国最渴望我死的男人中,他是第一个。我除了被追求者包围,同时也被刺客和杀手追逐。”

“为什么不让你的追求者解决这个麻烦?”

“有太多人盯着我试图连我和我的财产一起接收,我的小叔子一死,就会有很多人来追查他的死因。我需要有人来背起这个黑锅,那种有能力并且不怕得罪帝国的人。修伊格莱尔毫无疑问是个不错的选择,你只需要一个借口就够了,而我可以帮你创造。”

“思虑很周详,那么他在哪?”

“温灵顿。”

“罗约城的事情结束后,我会过去。他将不会再成为你的麻烦。这段时间里,你的安全我会负责。”

“还有就是我在帝国各处的生意遇到了一些麻烦,有一些商会欺负我是女人,试图联合起来敲诈我。他们希望我让出一些商铺,也有人希望我用自己的身体做交易。目的不同,手段相同。”

“我猜你有名单。”

“没错。”

“那么恭喜你,他们同样不会成为麻烦。你甚至可以反过来接收他们的商铺。当然,这需要时间。”

“最后就是为了躲避那些烦恼的总是缠着我不放的苍蝇,我告诉所有人,谁能取得你的人头,我就会考虑嫁给他。”

修伊的表情很精彩。

他吃惊地望着克丽丝汀,对方笑得很开心。

她说:“希望你不会生气,有时我的确是过于无聊了些。”

修伊想了想:“看得出来你喜欢刺激。那么有多少贵族子弟打算用我的脑袋来换取你的芳心?”

“估计不会太少。他们自己不会出手,但有些人正在不惜代价请高级武士来杀你。据我所知道的,已经有七位大地武士以上的强者接受了委托,听说这其中甚至还有一位星辰强者。”

“听起来你比兰斯帝国都更有号召力,帝国才只派出了两位天空武士和一位六级法师来对付我,你却一下子给我惹来了比那更大的麻烦。”修伊哭笑不得。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克丽丝汀派人追杀自己,自己却要帮克丽丝汀解决麻烦,这事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些。

克丽丝汀捂着嘴笑:“原来你对帝国的动向也很清楚,我本来还打算用这消息来卖个好价钱呢,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你放心,短时间内他们找不到这里来,你只要专心对付凯文比尔斯他们就可以了。至于以后嘛……”

“就算是来了,我也不会担心什么。”修伊冷冷道。

“哦。”克丽丝汀一拍自己亮丽的前额,用娇媚的声音道:“几乎忘了,你也有帮手了。”

“都是些穷凶极恶的家伙,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对我的要挟和作为,没准会立刻把你先奸后杀。”

“如果是那样,我希望前半部分工作由你来完成。”克丽丝汀笑道,看样子毫不惧怕。事已至此,她也的确没什么好惧怕得了。

“暂时我没这个兴趣。我需要的只是我可以信任你的理由。”

“你是个炼金师,难道炼金师不是有很多方法可以控制他人的吗?”

“这可是你主动要求的。”修伊有些意外。

“主动要求总比被动接受要好得多。我逃不了这一劫的,对吗?”

“说的没错。这就是为什么你选择要挟我的原因对吗?当你看到我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是对我而言最佳的解决之道。所以你尽可能的为自己求取利益。”

“没错。”

修伊开始佩服起这个女人的智慧起来,他轻轻在克丽丝汀的后颈上点了一下,克丽丝汀只觉得颈部有点轻微的刺痛。

“希望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克丽丝汀有些担心,她不怕修伊给自己下了什么强力毒药,但很怕事后会影响她的容颜。

“放心,只是今天晚上不太容易睡得着而已。只要我不死,你不会有任何事。”修伊回答。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使用我的房间,来为你的分身术创造机会呢?”克丽丝汀盯着修伊,看样子竟颇有几分期待。

“还有些日子。在那之前……”修伊凑到克丽丝汀的耳边:“尽情享受被富有的少爷疯狂追求的乐趣吧。”

“我已经享受过很多次了。”克丽丝汀眨眨眼。

“恶魔的浪漫,总是会与常人有所不同的。”修伊笑道。

他突然纵身跳下露台。

克丽丝汀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回头扒着栏杆往下望,只见修伊人在空中,声音飘飘而至:“回去告诉客人们,我今天心情很好,先走一步了。”

他的身影就象是展翅的雄鹰,翩翩落于地面,十余米的高空对他毫无影响。

站定之后,他扬首向着克丽丝汀挥了挥手,然后离去。

“这个魔鬼!我还有话没说完呢。你总该告诉我这该死的毒药或者别的什么玩意多长时间会发作!”克丽丝汀愤怒地敲打了一下栏杆,颈后就象被蚊子叮了一下,隐隐地痛,这让她有些后怕。

—————————————————————

鲜红的葡萄酒在酒杯里轻轻晃了几下,最终送入口中。

霍丁半眯着眼睛细细品味着,然后发出一声赞叹:“好久没有喝到如此滋味的美酒了。”

他现在斜依在高大的酒柜前,上面放满了用各色精美酒瓶装着的美酒,姿态优雅,神情悠闲。

“难道你之前在刺槐镇上还少喝了吗?”莉莉丝半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用不屑的目光打量对方。

“哦,那可不一样。”霍丁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摇晃道:“要知道喝酒不仅仅是品尝酒中的滋味,重要的是品酒时特有的意境。看看吧,殷勤的侍者,华丽的房间,还有那迷人的灯光,如果再有一位美丽的可以陪你共渡良宵的美女陪伴,那该是怎样的美好生活?而这些统统都是刺槐镇上没有的。”

“这就是为什么你愿意冒险加入我的计划的真正理由?”不远处的修伊已经洗好了澡,用湿漉漉的浴巾擦试着头发,只穿了一条短裤从里面走了出来。

莉莉丝随手拿起一条毯子向他砸了过去。

“谢谢。”修伊用毯子将自己一包,躺在了莉莉丝的身边。

“没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去冒险。莉莉丝和布莱恩是为了杀死凯文比尔斯,伊格尔欠布莱恩的,而我,我的真实目的就是这个。只要能让我享受到我期盼已久的美好生活,什么样的险我都愿意冒。”霍丁向修伊举了举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修伊道:“我希望你能把你对生活美好享受的体验传给那些兄弟们,那是我承诺过要给他们的。”

霍丁点头道:“明天开始,我会带着他们到处游玩一番,这一点不是问题。不过让我担心的是你,从你的描述里可以看出,那位伯爵夫人恐怕不好对付。”

“对付女人,我还算是有些心得的。”修伊随口道。

莉莉丝冷哼:“你打算怎么做?象你上次对待我那样对待她?”

修伊立刻坐了起来,凑到莉莉丝的身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对待方式,对你所用的方法,对她不会有效,因为她是一个寡妇。哦,说起来我上次的手指好象还不够用力,所以你才会现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吗?”

霍丁大奇:“你在说什么?什么手指?”

莉莉丝大急:“闭嘴,修伊格莱尔,你要是敢说半个字,别怪我撕了你。”

修伊向霍丁耸了耸肩,表示无奈。霍丁的两撇小胡子竖了起来,他用暧昧的眼神望着莉莉丝,若有所思:“手指……”

莉莉丝大羞,她愤怒地冲出房间,不理这两个家伙了。

“看来你对她做过一些出格的事。”霍丁笑道。

“出于自卫的需要,要知道她的武装程度太吓人,我也是没办法。不过请放心,我并没有摧毁她的最后防线,仅是一个小小的警告而已。”修伊笑道,霍丁点头表示理解。想了想,霍丁问修伊:“那么你打算如何追求伯爵夫人?我希望这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后续计划。”

“放心,绝对不会有影响,事实上我意识到伯爵夫人的存在对我们有极大的好处。”

“怎么说?”

“她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修伊道。

霍丁低下头想了一会,眼睛亮了:“你是说钱?”

和聪明人交谈就是省心。

修伊点头:“没错,现在我们不用愁资金问题了,伯爵夫人就是最好的金钱来源渠道。我们没必要先卖掉一部分炼金产品再筹措资金了,一直以来我都很担心那会将我彻底暴露。毕竟我不可能仅靠侦察蜂就筹集到数百万的金维特。而我们卖的产品和技术越多,受怀疑的可能就越大。”

“问题是她未必肯这么大方。”

“我可以给她一些炼金术作为补偿。你知道这种技术我不可能随意贩卖,每卖一种,都必须精心编织谎言,但是现在我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伯爵夫人知道我的底细,我至少可以省掉撒谎和的精力。而对她来说,她无疑是买到了未来几十年都可以让她赚到大钱的聚宝盆。”

“然后呢?”

“然后就是表演时间。”修伊摊了摊手。

“十六岁的家族继承人成功追求到令整个帝国都着迷的贵族寡妇,从此以后,两大家族合作发大财,并成功进入帝国上流圈中……唔,不失为一种变相达到我们目的的可行手段。一直以来我们所寻找的不正是我们的上流社会引路人吗?毫无疑问,伯爵夫人是极佳的人选。”霍丁想了一会,把酒杯放下:“但是我要提醒你,女人多变。我是说如果某天她发现你耍了她,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长期潜伏在人的身体里并受到炼金师的指挥而发作的毒药的话,她很可能会翻脸。”

“人们总是认为炼金师无所不能,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发现有许多事情同样是炼金师无法做到的,除非他们有意去寻找答案,但我不会给他们那样的机会。”

“如果可以,最好还是能真正抓住她的心,这比用死亡威胁更有效。”

“那并不容易,她是一个很清醒的女人。她为我们提供服务,我们也为她提供服务。这是一笔买卖,一笔交易,不存在私人感情。所有的爱与追求都只能是一个幌子。”

“能够假戏真做更令人放心,要知道是即使再清醒的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其实对于女人来说,那些凶名在外的罪犯往往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修伊想起了自己转生前看到的一篇关于《美国女人爱嫁牢中罪犯》的报道。于是他笑了:“没错,女人害怕危险,却比男人更渴望刺激。也许我可以试试。”

霍丁重新给自己倒满了酒,向着修伊遥敬一杯:

“那么……祝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