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鸡尾酒会(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鸡尾酒会(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够将一个完美的计划彻底击败,那就是意外。

尽管事先做过了反复绸缪,甚至也曾经为计划败露做好准备,但是修伊从没想到,问题竟然会出在自己身上。

计划的制订主要是由修伊和霍丁两个人完成,而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认为最有可能撞到熟人的就是霍丁。因此修伊对他面目的改扮最大,而且霍丁也做出了种种后备计划,以防万一。但是当意外真得出来时,出问题的却不是霍丁。

当克丽丝汀走进会场的一刻,所有人都为克丽丝汀的美艳而吸引。这位风华绝代的寡妇,永远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一大批的男人的眼光。她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无不牵引着人们的心神,以至于她轻轻的一个皱眉,一个驻足甚至一个眼神都能让人为之倾倒。

当克丽丝汀望向修伊的眼神出现刹那间的失神与惊慌时,修伊就知道大事不好。不过下一刻,出乎修伊意料的是,克丽丝汀竟立刻发出一声呻吟,做出个脚扭了一下的动作。

这个动作立刻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她掀起裙摆后露出的丰腴小腿上。

“你没事吧,夫人。”一旁的布鲁克斯伯爵关切地问。

“哦,还好,只是扭了一下而已。”克丽丝汀回以一个歉意的微笑。

她的眼神有意无意地重新瞟向修伊那边。

没错,是他!就是他!克丽丝汀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个平安之夜,就是那个少年带着恶魔般的微笑,杀死了数十名武士,最后若天神降临般杀死了六级大法师阿布利特。

这个可怕的家伙,现在竟然再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来到了罗约城。

修伊的眼神与克丽丝汀对望,克丽丝汀注意到修伊的脸上露出一线神秘的微笑。他轻轻举起右手中食二指,在自己的颈间做了一个华丽的割喉动作。

克丽丝汀心神一凛,她知道,那是对方给他的警告。

看到对方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修伊暂时也松了一口气。

趁着此刻大家都在向布鲁克斯伯爵打招呼问好的时候,他后退几步来到霍丁的身边:“出麻烦了。”

“什么事?”霍丁低声问。

“克丽丝汀,那个女人,她见过我。”

“见鬼!”霍丁愤怒地低吼。

修伊冷冷道:“我已经警告过她,暂时她不会对我们的计划产生威胁。”

“摆平她,否则立刻取消计划。”

“我知道,你立刻带莉莉丝离开等我的信号……通知大家,做好撤退的准备。”

“那么你呢?”

“放心吧,没人能抓住修伊格莱尔。”修伊望着不远处的克丽丝汀,冷冷道:“我要和那个女人好好谈谈。”

霍丁带着莉莉丝迅速离开会场,第一步计划已经完成,暂时没有留下来的必要。至于克丽丝汀,就看修伊自己的了。

令修伊感到庆幸的是,这一次伯爵夫人的来到,身边清净了许多,他没有看到曾经在兰雅剧场出现过的那些个熟悉面孔,伯爵夫人的身边甚至除了布鲁克斯伯爵和酒店经理以及一些仆从外,就再没有其他人。

他并不知道,在自己走后,这位伯爵夫人用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打发了所有对她有着不良企图的贵族青年。

而现在,任务目标却就站在伯爵夫人的眼前。

这刻那位帝国采办布鲁克斯伯爵正带着克丽丝汀一个一个和那些家族代表及商人们打着热情洋溢地招呼。

“拉杜尔子爵,您好。”

“很荣幸见到您,美丽的夫人。”

“道奇先生,您好。”

“鄙人代表道奇商行,向夫人致以最热烈的问候。”

一个个寒暄着问候过来,当布鲁克斯伯爵和克丽丝汀来到修伊的身边时,那位罗约城的书记副官布拉德斯特里特先生向他们介绍道:“这位是达达尼尔家族的继承人,西瑟.达达尼尔。他们这次过来,正打算要做一笔炼金材料的大收购。哦,对了,达达尼尔少爷本身就是一位出色的炼金师。”

这份介绍,令那位布鲁克斯伯爵隐隐有些不快,所以他只是傲慢地向修伊扬了扬下巴,什么也没说。但是他没想到自己身边的克丽丝汀却伸出自己美丽的右手:“西瑟达达尼尔?很高兴见到你。”

修伊立刻上前一步,握住克丽丝汀的手轻轻吻了一下:“很荣幸见到您,克丽丝汀夫人。”

克丽丝汀抽回自己的手,若无其事道:“你是炼金师?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年轻的炼金师。”

一位青年贵族立刻道:“克丽丝汀夫人,帝国不是还有一位炼金师也是少年吗?我记得您还曾经见过他。”

“你是说修伊格莱尔吗?是的,我见过。”克丽丝汀不动声色道。

这句话立刻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夫人见过修伊格莱尔?”

“是的,那是在几个月之前,哦,天啊,那真是一个血腥的夜晚,我亲眼看着修伊格莱尔杀死了阿布利特大师,他的血甚至有几滴溅到了我的身上,弄脏了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伯爵夫人抱怨道:“我希望我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见到那个人。不,他不是人,他就是一个魔鬼,和他相比,达达尼尔少爷简直就是个天使。”

修伊的心中充满欣赏,霍丁说得一点没错,女人简直就是天生的演员,她们撒谎时的表情逼真极了。

克丽丝汀这句话让包括拉杜尔子爵,道奇理事长以及布拉德斯特里特等一批人都彻底松了一口气。尽管书记副官已经证实了西瑟达达尼尔不可能是修伊格莱尔,但是每一想到那个可怕的凶名,依然会令大家对身边的少年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修伊趁机鞠躬道:“非常感谢您的夸奖,克丽丝汀夫人,不知道过一会,我可否有幸邀请您和我一起共舞呢?”

克丽丝汀用手帕捂着自己的嘴轻笑道:“能和你这样的可爱小男生一起跳舞,那是求之不得的事。”

—————————————————

酒会上跳舞,是上层交际圈常有的平常事。

作为招待会,其实就是交易大会开始前的一次感情促进会。彼此互相认识,共约舞蹈,更是再平常不过。象克丽丝汀这样的女人,更是每场都不可能空缺。

不过今天,她注定了要只属于修伊的。

在克丽丝汀陪主人布鲁克斯伯爵跳过开场舞之后,修伊走上前来,彬彬有礼地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克丽丝汀夫人,恳请您能与我共舞一曲。”

“西瑟达达尼尔,很高兴接受你的邀请。”高贵的伯爵夫人伸出了她那美丽的左手。修伊上前一步,搀着她的手走入舞池。这价值让所有人都妒忌得发狂。

他们跳得是如今时下盛行的帝国宫廷圆步舞。令人惊讶的是这种舞蹈形式最早起源于乡村,由于它不具一格的舞蹈形式,热情奔放的舞姿,迅速得到了广大贵族夫人们的欢迎,并在经过一些舞蹈家的改变后,最终形成的一种宫廷舞,是一种罕见的自下而上的艺术推广。与曾经流行的小步舞和伏尔特舞相比,圆步舞要求身体轻松自然、风度飘逸洒脱,因此深受人们的喜爱。包括它所使用的音乐,也是比较轻松明快的那类。

当然,它也曾经因此而引起保守派的强烈反对,声称“这是**的舞蹈。”但最终时代的潮流将所有保守势力全部压制,使其消声。

这刻音乐响起,修伊向着克丽丝汀做出了开舞起手势——他搂住了克丽丝汀的腰。

“修伊格莱尔,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敢出现在这里。”克丽丝汀低声严肃道。

“我也没想到,世界这么大,我竟然还能有机会和夫人再度重逢,这真是令人兴奋。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吗?我自以为我的伪装已经足够出色,但是您的出现严重摧毁了我的自信心。”

在乐声悠扬中翩翩起舞,夫人那曼妙的身躯在修伊的带动下在舞池中旋转:“的确是出色的伪装,事实上我并没有在第一眼认出你,只是觉得你很象那个人……下次记住摘掉你的那枚戒指。”

“……夫人您的观察力可真仔细。”

“女人天生对所有装饰品敏感,如此丑陋而毫无品味的饰物,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谢谢您的评价还有你那艺术家般的眼光。”修伊随手将克丽丝汀向外一抛,克丽丝汀转着圈地与修伊拉开距离,然后修伊的手再往后一拉,将克丽丝汀拉回到自己的怀抱,做了一个动感十足而亲密无比的舞蹈动作,引起全场的喝彩。

躺在修伊的怀中,克丽丝汀的媚眼瞟向修伊:“全国所有的猎狗都在找你,你却再次跑到了贵族们聚集的圈子里,必须说你的胆子可真大。”

修伊笑道:“不及夫人的万分之一,并不是每个女人在知道我是谁后还敢和我跳舞的。”

克丽丝汀的身体在修伊的怀里打了一个美妙的旋转,然后向着后方空虚处倒了下去。修伊一个快步上前,单臂从后方托住了克丽丝汀的背部,做了一个完美的托举动作,克丽丝汀的裙摆上扬,右足前踢,露出一大段美好的小腿,一个标准的交际舞姿势。

轻轻将克丽丝汀托起,修伊猛然将她向空中抛去,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又将她稳稳接住。

他看到克丽丝汀的脸上露出一线兴奋。

“没想到和修伊格莱尔就算是跳舞都这么刺激。”她娇笑道。

“你还可以把我的名字说得再大声一些。”修伊皱起了眉头。

“你以为我不敢吗?”

“不怕血流成河就叫吧。”

“不怕计划失败你就杀吧。”克丽丝汀毫不示弱。

“你知道我有什么计划?”

克丽丝汀没有回答他,她飞速从修伊的怀中起立。

交换舞伴。

一位贵族夫人来到了修伊的身边,克丽丝汀则和另一位贵族跳在了一起。修伊甚至能看到她趴在对方的肩上,一边吃吃笑着,一边说着什么。

这个女人在故意刺激自己。

她的胆子可真大。

两个人的目光在急速飞转的舞池中交错相对,擦出无数火花。

舞伴换回,克丽丝汀又回到了修伊身边。

“您比我想象得要勇敢得多,你就不怕我刚才误会你在揭发我,突然动手?”修伊笑道。

“我的丈夫死了好几年,每天都有人在盯着我的财产,试图把我吃掉。你以为我是凭脸蛋和运气站在这里的吗?如果你连这一关考验都过不去,修伊格莱尔,你还是赶快找个没人的地方藏着去吧。”

“与狼共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夫人。另外我还是希望你叫我西瑟达达尼尔。”

“在悬崖与黑暗的深渊中游走,不同样让你乐在其中吗?还有我就是要叫你修伊格莱尔,修伊格莱尔,修伊格莱尔……”

克丽丝汀连续叫着修伊的名字,吃吃笑了起来。

修伊将克丽丝汀的右手往空中一举,克丽丝汀的身躯随着他的牵动做了一个原地陀螺旋转。这个动作使得克丽丝汀的叫声被迫停止。

修伊牵动克丽丝汀的手竟然连续将克丽丝汀转动十余圈才停下来。

当陀螺旋转结束时,克丽丝汀脚步锒跄着倒在了修伊的怀中。她用幽怨的眼神瞪了对方一眼:“这就是你的报复吗?”

“不,只是让你体会一下刺激背后的疲惫。”修伊冷酷地回答。修伊的手托住了克丽丝汀的后腰:“这只手可以让你跳出最迷人的舞蹈,也可以将你的脊骨断为两截。”

克丽丝汀紧咬下唇:“你休想威胁我。”

“或许不仅仅是威胁。”修伊的右手微微用力。

克丽丝汀不堪疼痛,迅速做了一个华丽的踢腿动作,一只美丽的右足从修伊的后方勾住了修伊的身躯,将自己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她附在修伊的耳边:“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修伊向前迈出一大步,托着她的身体往下放倒,克丽丝汀仰面向天,手臂后甩,身躯全靠缠住修伊的腿部固定,而修伊的头部几乎全放在了克丽丝汀的胸前,两个人做了一个暧昧至极的舞蹈动作。

这个动作令所有贵族都骚动起来。

修伊甚至能听到一些贵族夫人的抱怨:

“那个可恶而**的小婊子,她总是这么风骚而劲头十足。”

“就是,瞧瞧,那些男人们几乎都要为她发狂了。”

“哦,那个男孩也不是好东西!”

修伊微微一笑:“您的名声并不好。”

“嫉妒是谣言的温室。”克丽丝汀才不在乎呢。

“说得好。你想谈什么?”

修伊将克丽丝汀倾斜的身体重新拉直,克丽丝汀放下自己的右腿,一边继续和修伊的舞蹈一边回答:“就在刚才,我已经向所有人证实了你不是修伊格莱尔。你欠我一个人情。”

“瞧,谈话进入到温情的节奏中去了吗?就在刚才还在彼此相互威胁着。”

“也许是彼此恐惧着。”克丽丝汀将自己的身体无限贴近修伊的身体,用手臂环抱着他的颈部,姿势充满了暧昧:“你恐惧我,我恐惧你,却彼此隐藏真正的情绪。”

“我们是一对最好的演员。”修伊用一种另类的方式肯定了克丽丝汀的这个说法。

是的,彼此恐惧对方,戒备对方,但他们同时选择了将担忧压在心底,用微笑和强硬的语言来力压对方。

修伊能做到这点并不奇怪,令人惊讶的是克丽丝汀竟然也能做到这一点。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不仅仅拥有美貌和财富,同时还拥有非凡的勇气。

这使她在和修伊的交锋中丝毫不落下风,两个人彼此把握对方的弱点,互相试探,彼此威胁。

谁能想在这含情脉脉,风情万种,暧昧之极的双人舞蹈中,他们已经连续用言语和行动试探过对方多次呢?也许只要一时的处理不慎,招待会就会尸横遍地,而修伊的计划则从此破产。

无论是修伊,又或者是克丽丝汀,他们都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状况。因此他们彼此克制,彼此试探,互相做着些让步。

音乐渐渐终止,一舞结束。

克丽丝汀从舞池中走了下来,用鹅毛小扇子轻摇了几下,发出自语般的叹息:“哦,跳热了,不想跳了。达达尼尔少爷,有兴趣陪我去露台走走吗?”

“乐意奉陪,不过夫人最好再穿件外套,免得冻病了。”修伊礼貌地回答。

围观的众人再度投来嫉妒和羡慕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