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 消除隔阂(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 消除隔阂(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越往南,天气就越暖和。

帝国的春天已经到了,冰雪早已解冻,万物已然复苏。修伊离开的时候,播洒下的种子已经发芽,有些甚至脱离了节气的控制,早早成熟。越来越多的珍稀生物在秘密山谷中出现,一些奇特的魔虫被吸引过来,一片新的净土正在渐渐诞生。

这使得修伊离开的时候颇有些舍不得。

不过还好,他至少还有传送法阵可以使用,只要在试验室里安装一个传送法阵,以后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可以做到定点传送了。

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修伊看了一眼对面的莉莉丝,他有些惊讶,因为是莉莉丝主动提出要和他共坐一辆车。

“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修伊问莉莉丝。他没有提问题,但他知道莉莉丝一定明白。

莉莉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修伊却知道莉莉丝并没有真得生气。奉献魔纹的衍生作用就是对方心情的晴雨表,随着自己身体里自然之力的涨落,他可以很清楚地判断对方的心情到底如何。

他目前得到的力量很少,这说明对方并没有太激动。

莉莉丝果然回答他了:“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我需要锻炼自己,在面对你的时候能够克制我的心情。这使我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持我的战斗力。”

“那对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就力量总和而言,你的心情越激动,我们的总战斗力就越高。”

“仇是我的,我希望能自己解决。”

“你不可能完全依靠自己,还是说说第二个原因吧。”

“不管怎么说,都算是同仇敌忾了,失败了,大家都死,没必要恨来恨去。成功了,也算是战友,更不该恨来恨去。我在努力适应你的存在。这就是第二个理由。”

“听着还不错。”修伊轻轻笑了起来。

莉莉丝的眉头微扬:“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说。”

“你当初是怎么从那个岛上逃出来的?魔纹实验到底是什么?”

“答案很长。”

“去罗约城还有一天的路程,我们有时间。”

“可是我没心情,莉莉丝,要套出别人心底的秘密,你就同样要拿出些什么来交换才行。”

莉莉丝沉默了。

想了一会,她终于道:“我是个半精灵,不过和这世界绝大多数的半精灵不同的是,我的父亲是精灵,我的母亲是人类。。”

修伊微微楞了一下,这样的组合,到的确是比较少见。一般来说,都是人类贵族配精灵女奴,最终生下子女。

“父亲是比利亚斯山区精灵族的一员,他既不是什么第一勇士,也不是族长,只是和绝大多数精灵一样,默默地守着自己的家乡,过着普通的生活。比利亚斯山区有一个地方,叫远古之架,那里是山区中珍稀魔兽和魔植最多的地方,也是精灵族的领地。精灵族依靠从远古之架获得的珍稀材料来和人类交易,以换取一些生活的必须品。”

“然而贪婪的人类,却总是喜欢到远古之架偷猎。对他们来说,那样成本更低,哪怕那里并不属于他们的领地。我的父亲,在一次上远古之架狩猎时,无意中碰到了一群盗猎者。为了捍卫精灵族的尊严与权力,他和他们打了起来。”

“可惜的当时他的身边只有寥寥几名同伴,面对一大群如狼似虎的盗猎者,他们被打成了重伤。而最令父亲痛心的是,他发现在盗猎者中,竟然有属于精灵族的人。”

修伊大吃一惊:“有精灵族的人?”

“是的。”莉莉丝冷漠回答:“如果没有本族的人领路,盗猎者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摸到远古之架盗猎呢?他们即使在主人的面前,也毫无忌惮,肆意捕杀,然后洋洋得意,毫无羞耻之心,并最终扬长而去。”

“那么精灵族的人为什么要处卖自己的族人和领地?”

“还能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利益了!”莉莉丝的声音高亢起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上远古之架捕猎的资格,在进入远古之架前,精灵族也会对其进行考验。只有经过了考验的人,才有资格上远古之架。而对于那些没有资格上架的人来说,尽管他们以精灵族的名义自居,但他们却得不到半分利益。他们当然心有不甘。他们为什么不能吃里扒外?事实上他们和外面的盗猎者一样,自己就是盗猎者!只不过他们更坏,因为他们的身上,竟然还披了一层精灵族的皮。他们和外面的人类一起,吸食着精灵族的血,只为了满足他们的私欲,厚颜无耻的私欲!他们将罪恶看成美德,将存在说成正义,毫无良知。”

“那么然后呢?”修伊问。

“没有然后。精灵族的部族是松散的,各有各的部落,各有各的生活,虽也轻易处治不了谁。没有一个统一的整体,没有处罚的力量,又被国家的法律排斥于边缘之外,我的父亲又能如何?他只能沉默,然后继续过好自己的生活。不管怎么说,外面总有许多正当商人会以公平的价格收购他的货物,他能维持生活,也只能如此。当然,他因此越发痛恨那些盗猎者。直到某天,他无意中邂逅了某位姑娘,因为一场误会,引生一段情缘……后来他被逐出了精灵族,就这么简单。”

说到这,莉莉丝用戏谑的眼神望着修伊:“是不是觉得很吃亏,你没有听到一个让你感动的悲欢离合的故事,没有私奔,没有复仇,只有冷漠和无奈。”

“是的。”修伊笑了:“的确有那么些失望,你竟然不是某个精灵族长的女儿,也不是某个人类大贵族的后代,看起来遇上你我没有丝毫发迹的可能。”

莉莉丝的脸色有些难看:“事实上我的确是某个人类大贵族的后代……布莱恩巴克勒是我的舅舅。”

修伊惊愕地看向莉莉丝。

“很惊讶对吗?我们一直没告诉你,这是个秘密,外面很多人以为我是他的情妇。由于我母亲嫁给了我父亲,她被驱逐出了家门。因为我的外公认为她竟然嫁给了一个精灵,简直丢尽了人类的脸。叔叔是为了我母亲……才那样的。外面的传言并不都是真实的。”

“怪不得他那么关心你。那么然后呢?”

“然后?然后当然就是颠沛流离的生活。直到后来他们成为了刺槐镇上的一员……父亲被凯文比尔斯杀死前,他被折断四肢,然后躺在地上亲眼看着那个畜牲当着他的面强奸了我姐姐……母亲病死了,叔叔成为刺槐镇上的领袖。”

“的确是个畜牲。”修伊淡淡道。

莉莉丝的表情依然平淡,但修伊却清楚地感受到她内心的愤怒在不停地燃烧。

“拿来。”莉莉丝突然向修伊伸出了手。

“什么?”修伊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莉莉丝的脸涨得通红:“我的……那根……。”

“啊。”修伊明白了。他从戒指里取出那根金属丝,放回到莉莉丝的手中,他注意到莉莉丝的胸膛起伏不定,显然是想起了那天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拿回金属丝,莉莉丝背转身去。修伊知道,她是把东西又放回那神秘之处了。

做好这件事,莉莉丝回头望向修伊:“很奇怪对吗?如果没有你,我也会去杀凯文比尔斯。但是我赢不了他。所以我只能用一些特殊的办法。比如被他活捉。”

修伊明白了。他完全可以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凯文比尔斯试图象对付她姐姐一样对付她,然后当他的**掏出来准备进入莉莉丝的**时,他绝对不会想到在莉莉丝那最神秘的地方,竟然还会有一根致命的金属丝在等待。

莉莉丝的自然之力可以有效的控制住身体上一根金属丝的变化,就算是天空武士,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保住自己的**。

莉莉丝用戏谑的眼神望向修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为凯文比尔斯准备的,他是个非常小心的人,轻易不会上当,但我希望他不会比你更小心。”

修伊叹了口气:“你不会再用到那东西的。”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修伊没有答复她。

他把自己靠在了背后的天鹅绒坐垫上,换了个轻松点的姿势,然后缓缓道:“魔纹实验,其实只是海因斯大师的其中一个部分,事实上,他在炼狱岛上用我们做过很多实验……”

随着修伊的娓娓道来,发生在炼狱岛上的事渐渐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莉莉丝听得有些呆了。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年,所经历的一切竟然比自己所经历的要更加难熬百倍。

她完全能够想象,在那样的地方,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才能够获得象海因斯他们的信任。

自己在度过那段颠沛流离的生活时,身边至少还有父亲,母亲和姐姐的照顾,而眼前的少年,却只能凭借自己的智慧与毅力去发现真相,隐藏自己,并最后策划反击,逃出地狱。

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被这个少年奇迹般的完成了。

她终于明白修伊格莱尔为什么要如此痛恨兰斯帝国,又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反击方式。或许对他来说,这是唯一能让他满足的东西了。

当然,她也终于明白了修伊的身上到底有多少惊人的炼金发明和价值以及为什么他有如此的信心敢于对抗强敌。

这个少年有着远超于他年纪的智慧与能力!

讲述完自己的故事,修伊冷冷看了她一眼,然后道:“把自己的底细泄露给他人,其实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但是这世上有很多事,不是仅靠理智能解决的。我既然告诉了你,就不会后悔,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为我保守秘密,不要让巴克勒他们知道。”

“你不相信他们?”

“只是不想去试探人性的底线。”

“那你相信我?”

“因为你无法欺骗我。”修伊的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莉莉丝的脸微微一红。

修伊道:“把秘密放在心里其实是一件痛苦的事,能够说出来,感觉会好很多。要说真实的原因,这个就是,也已经足够。好了,我想我们已经彼此了解并冰释前嫌,在我们携手对敌之前,消除隔阂总是很重要的不是吗?”

莉莉丝想了想,点头道:“是,我可以不再记恨你,但这不代表我就会原谅你对我造成的侮辱。”

“我不需要你的原谅。”修伊淡淡道:“对我来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女人,不要太小气,事实证明我没有错,这就够了。”

莉莉丝被他反驳的哑口无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一定很不讨女孩子喜欢。”

“事实恰恰相反。”

修伊说完这句话,懒得再理她,他回首望向窗外,罗约城,就快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