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同盟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同盟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前往刺槐镇的路上,修伊不住地思索着巴克勒话里的意思。

从巴克勒说话的口气中,修伊感觉到了一份焦灼,一份不安。

修伊可以肯定的是,这份不安和自己有关,但又显然不是那么简单。巴克勒并不是没头脑的人,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和自己合作的危险性,也为此做好了准备,从之前的表现看,他也没有因为佛朗克帝国开出的天价而就此放手。那么是什么在这刻让巴克勒如此不安呢?

而且巴克勒为什么要让莉莉丝来邀请自己而不是阿什林?他为什么不能在通讯水晶里说这些?

会不会是某个想要陷害自己的阴谋?

不,不会,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这个阴谋过于拙劣了一些,绝对不象是巴克勒的手笔。

修伊隐隐感到,巴克勒很可能真得碰到了什么棘手问题,所以才会急着找自己。

来到布莱恩.巴克勒的居所,修伊注意到包括霍丁,伊格尔阿什林还有莉莉丝此刻全在屋内。屋子里的气氛带着些凝重,直到修伊走进来的一刻,布莱恩巴克勒的眉头才略微舒展。

“坐吧,修伊。”巴克勒向他做了个收拾:“我们等你很久了。”

修伊注意到巴克勒这次叫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姓,这说明在他的意识中,自己和他们的关系正在迅速拉近中。

“什么事不能在通讯水晶上说,非要找我过来?”

“出了一些情况,我们内部的意见有些不统一,所以需要听听你的意思。我是说,我们需要从你这里得到一些信息,并最终得出结论。所以我们需要亲自过来一趟。”

“到底是什么事?”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想先问你一件事。”霍丁严肃道。

这是修伊第一次看到一向斯文儒雅的霍丁用这样严肃的口吻跟他说话。这让修伊微微楞了一下,然后他点点头:“说吧。”

霍丁道:“我们从莉莉丝那里知道了你的另一份价格后,又从阿什林那里得到了空间戒指的消息。老实说,这让我们很震惊。莉莉丝说得没错,你是和我们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又重新去查了一下的情况。”

“我并不感到奇怪。”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据说真正被你杀死的大人物,不是某个贵族,而是一位超级大炼金师……”

修伊回答:“如果你们只是想问这个的话,我可以承认。是的,帕得里克.海因斯死在我手里,在我杀他之前,我是他的助手,为他工作了将近四年。别问我为什么,你应该能猜到那答案的。和海因斯比起来,你们就是一群大善人。”

巴克勒看了一眼阿什林,老亡灵法师低头想了一会,用深沉的语调道:“镌刻在莉莉丝身上的魔纹是海因斯发明的?”

“差不多。”

“那么就是人体实验了。真难以想象,帝国竟然会……”老法师叹了口气没再说下去。

所有人此刻都明白了。

巴克勒忍不住问道:“那么说海因斯所有的发明和知识都落到你手里并不是一个传言了?”

“他会的我全会,我会的他不会。”

修伊的这个回答令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巴克勒更是苦笑道:“我们从未曾相信过这竟然是真的。”

“真相有时就是隐藏在谣言之中,这并不稀奇。这件事早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不过你永远不用指望帝国会承认。只是它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知道我为什么从不公开这件事吗?”

“为什么?”

修伊露出自信的笑容:“因为我知道我就算说了也没人相信,但是不用我说,只要我还活着,只要帝国还在追杀我,只要我还给他们能够找到我的希望,他们就会不停地调动人马,不停地四处奔波,不停地下达任务。而随着他们发现他们要抓捕的修伊格莱尔并不那么好对付,他们就不得不派出更多的人参与进来,甚至是更多的大人物,强者。会有越来越的人知道这件事,然后……”他摊了摊手:“事情就会渐渐传开。”

他望着巴克勒:“自上而下的谣言永远比自下而上的谣言更具备说服力,人们总有一天会完全明白真相。”

巴克勒和霍丁等人面面相觑,他们谁也没想到修伊怀着的竟是这样的心思。

他们完全能够理解,这件事一旦被完全揭破,对帝国的影响会有多大,甚至整个帝国因此而陷入动荡之中也说不定。邻近的国家在讨伐己方时将会拥有大义的名分,国民们也将不再拥护他们的皇帝。或许在武力上他们对皇帝无可奈何,但是在国家的生产,秩序及稳定性上,却无疑会带来极大的混乱。

假如修伊一开始就宣扬兰斯帝国的罪名,兰斯帝国一定会否认这一切。以修伊的号召力,根本没多人会听他的。但是修伊偏偏没有这样做,他什么都不说,只是不停地逃亡,反击,吸引人们,让人们去猜测,让流言去飞舞,最后让真相自己渐渐浮出水面。

在这个过程中,各种猜疑会充斥殿堂,腐蚀的力量渐渐深入,外界的干扰,内部的动荡,都将在他一连串的行动中渐渐凸显,直到某天最后的揭蛊。

他就象是一个阴谋家,早已将一切计划好,至于现在,他所露的仅仅是冰山一角罢了。

这份发现,令巴克勒等人心惊不已,眼前的少年,心机深沉,竟然早就把住了帝国的脉络。

他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扳倒这棵大树,但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吸引力,引得这棵大树不断弯腰,最终自己把自己压垮!

修伊格莱尔用心狠毒,他每走一步,每做一件事,其实都有属于自己的规划。他并不急着宣读帝国皇帝的罪名,却借着帝国猎犬的追杀吸引人们的关注,并将秘密一丝一缕地渐渐泄露出去。将影响变得渐渐长远。

他不是在用一场暴风骤雨来摧垮这个国家,而是用柔风和雨的方式慢慢侵蚀它。

霍丁忍不住道:“帝国的根基就象是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树。仅凭一只小蚂蚁和它所制造的骚动,或许会对它有所影响,但绝不会让它就此倒塌。而且这棵大树也不可能傻到发现不了近在眼前的危险。”

“是的,所以就要从内部加速它的腐朽腐烂进程。外部的东西,仅仅是用来吸引它们的眼光,内部的进攻,才是致命的手段。一只普通的蚂蚁,或许做不了什么,但是一只小小的白蚁却可以啃倒一棵大树,因为它是对这棵大数的内部下手。要摧毁一个国家,有时候不一定需要从它的外部将它强行砍断,内部的腐蚀,更容易产生效果。”

巴克勒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样的思维方式,不象一个单纯的少年,到更象是一个老谋深算的狡猾老狐狸。如此巨大的反差出现在一个十六岁少年的身上,令所有人都感到心折。

霍丁道:“你的意思是……我的天啊,我明白你为什么要训练雷勒他们了。”

“是的,在起初,我只是希望借助于人多的掩护,但后来我发现,雷勒他们完全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修伊格莱尔就象是暗夜里的一盏灯火,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力。但是谁也不会想到,他所创建的家族,正在向着整个帝国上层渗透。”

“你这样做是把你个人的仇恨凌驾于一切之上,你会毁了这个国家的。你不能让整个兰斯帝国做你的殉葬品!而且那也并不容易。”

“我并没有想过要毁掉这个国家。”修伊回答道:“而且做错事的是皇帝,我也没有打算用整个国家来为他陪葬。这仅仅是一种姿态。确切地说,我只是在尽力营造出一种向这样的可能发展的趋势,要知道社会的发展,历史的变迁,从不受单一因素的影响。它的变迁有它自己的独特的规律,不受个人意志的转移。就好象和平年代出不了英雄一样。因此尽管我有详细的计划,但我不认为仅凭此点我就能够让帝国覆亡,但至少我能够制造出这样一种假象,让所有人以为我正在这样做,并且正在接近成功。就好象一只黑蚂蚁在油漆里打了个滚,把自己伪装成一只白蚁,一只可以从他们的内部将这棵大树啃食一空的白蚁。这会给所有人带来恐慌。”

“然后呢?”

“每个人都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斯特里克六世是我所经历的一切的主使者。我营造局势,使帝国动荡,让君臣不安,我拥有和他们讨价还价的资本,不是用我的技术,不是用我的知识,不是用我珍藏的材料,而是用我的威胁和我的存在。他们让我恐惧了四年时间,现在,也该让他们尝试一下我经历过的滋味了。当然,最后的结果如何,还要看他们的表现以及我的心情。我想要的东西现在还不算太多,仅仅是能够光明正大的在这片土地上行走,但是对他们来说,这份要求已经太高了。整天山珍海味的人,不会懂得粮食的可贵,只有经历饥饿的痛苦,才会意识到米饭也可以如此之香。在给予这个国家和他的皇帝足够教训之前,我不认为他们会给我我想要的自由。所以,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反击。我是说,我只是在反击,但我的反击走向,则是这个国家会走向灭亡,直到某天,斯特里克家族彻底醒悟。当然,以我的判断,在他们付出足够教训前,他们不会醒悟到与我平等谈话的重要性。他们更愿意抓到我,然后逼我就范。”

直到这刻,修伊才终于把他的计划全部说了出来。他就是要让兰斯帝国不停地追捕自己,在追捕中消耗自己的力量,在追捕中泄露炼狱岛的秘密,在追捕中制造出一次次的混乱与恐慌,直到这场追捕的绞索最终反架到斯特里克的

脖子上。到那时,修伊才会以胜利者的姿态而非以妥协着的姿态和这个帝国的君主进行一次谈判。

那个时候的他,不需要再做出任何付出。他对待帝国的皇帝就象强盗们对待自己抢劫一空的商人们那样常说的话:“这不是一次劫掠,这是一笔交易。你的命,就是这笔交易中的筹码。”

是的,这就是修伊的计划。他就是要告诉斯特里克家族这个。

巴克勒等人不得不佩服少年异想天开的计划,但是不得不说这份计划至少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修伊格莱尔拥有让兰斯帝国不得不全力以赴的价值,他成功的杀死了阿布利特,制造了第一场恐慌,如今佛朗克帝国已经知道了关于炼狱岛的事情,很显然要不了多久,整个事件都会浮出水面。

大战即将爆发,内部却将不稳,兰斯帝国正在面临一场特殊的战争,而在此之外,他们还必须调遣大量高手来捉拿一个未来很有可能成为又一个伊莱克特拉的少年炼金师,而这个少年炼金师建立期待势力却已经在准备开始向帝国内部渗透了。

巴克勒深吸一口气:“修伊格莱尔,你太疯狂了。”

“套一句您说过的话,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疯子。我只是比诸位都更加疯狂而已。现在,我想你们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吧?”

巴克勒向霍丁点点点头。

“前段时间受你委托,我们一直在调查追捕你的人,名单已经送到了你的手上。但事实上我想你也应该注意到了,由于你曾经杀死过阿布利特,仅凭名单上的这些人,我们不认为他们可以轻易拿下你。所以我们认为他们应该另有准备。”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为了你答应过我们的交易,我们委托我们的朋友继续做深入调查,发现前段时间有几位温灵顿来客到了罗约城,受到了城主的热情款待,场面很大。”

“如果是大人物,身份应该不难查。”

霍丁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是的,不难查,事实上我们很快就认出了其中一个人。”

“谁?”

“天空武士凯文·比尔斯。”

修伊仔细回味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摇了摇头:“很抱歉,没有听说过。”

巴克勒插口道:“我们的老朋友,他的手上至少有一百条我曾经兄弟的命,包括了我最亲的亲人。”他指了指自己脸上的那道疤痕:“这就是比尔斯给我留下的纪念,托他的福,我就是在那天突破,成为海洋武士的。如果不是我的兄弟拼死救我,我早就没命了。但是我亲眼看着我的外甥女还有我的姐夫死去,我的姐姐因此而悲痛死去。”

伊格尔.阿什林也道:“他杀死过我们很多的亲人,朋友。你知道即使是强盗,罪犯,也有属于自己的亲人和情感。凯文比尔斯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痛恨的混蛋,他自己同样不是好人,莉莉丝的姐姐……就是被他奸杀的。”

“伊格尔,够了!”莉莉丝发出愤怒的低诧。

修伊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再度膨胀。

看得出来,莉莉丝对这个凯文比尔斯的愤怒更甚于对修伊的。

巴克勒道:“凯文比尔斯是我们的老对手,也是我们最痛恨的人。由于他曾经多次带人来比利亚斯山区清剿我们,所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痛恨他。他下手非常狠毒,从不留活口,哪怕是老人和孩子,他也统统不放过。”

“的确是个人渣。”修伊淡淡道。“我想我已经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和我当面谈的原因了。”

“是的。”霍丁点头:“莉莉丝渴望能亲手杀死凯文比尔斯为她的姐姐报仇,我们也同样不想放过他。但是凯文比尔斯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他的身边还有着和他一样级别的武士和魔法师。我们这里只有一个魔法师,但伊格尔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我们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

“然后你们想到了我?你们希望和我一起去干掉凯文比尔斯?”

“是的,如果我们猜得没错的话,他们是冲着你来的。我们知道你一直在做准备,但是我们不知道你有多大的把握。”

“这就是你们意见不统一的原因?谁是反对的一方?”

“我。”巴克勒道:“凯文比尔斯非常强大,只是他一个,就能干掉这里的所有人。当然,如果豁出我的生命能够杀死那个混蛋,我会毫不犹豫。只是我要考虑更多的东西。”

“还有我。”伊格尔阿什林也说:“力量悬殊太大,仅凭那三个强者就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何况罗约城也不是没有其他的武士和魔法师,这也包括了拉舍尔查克莱他们。”

修伊注意到莉莉丝眼中的神色很悲壮。

她说:“如果你能帮我干掉那个混蛋,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我保证我不会再恨你。”

“你知道那对我来说未必是好事。”修伊笑道。

莉莉丝的脸一红,心中的怒气再度上涌,修伊惬意地享受力量汲取的快感。

巴克勒叹了口气:“修伊,别再戏弄莉莉丝了。她很想报仇,非常想。所以她亲自来找你,想和你谈,但是你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我不想让她错过这次杀死凯文比尔斯的时机,但是我们没有把握。霍丁认为应该问问你的意见,他认为你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尽管你的年纪很轻,但是你的确非常出色。如果你有把握对付三位这样的强者,那么我们加入。”

原来是这样吗?同样的目标,使不同的人最终走到了一起。真是个意外的收获呢,修伊悠悠想到。

他站了起来,看向远方的窗外。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出现在罗约城,凯文比尔斯一定会领着人亲自杀到刺槐镇来。无论是为了刺槐镇的和平,还是为了复仇,巴克勒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或许对他来说,一次次放弃这里逃往深山,同样是一种痛苦的感受吧。

然后他用冷漠的口气淡然说道:“我们的对手很强大,非常强大。而且他们有着无尽的后备力量,即使失败一次,也可以迅速卷土重来。我所决定的计划,注定了是一个漫长的,痛苦的过程,而且不能有一次失败。如果你们和我一起去罗约城,那就意味着你们正式踏上了修伊格莱尔的贼船,从此以后都不可能再下来。你们有想清楚那后果吗?收留修伊格莱尔和成为修伊格莱尔的从犯与支持者……对帝国来说,那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巴克勒沉声回答:“我们已经做好所有准备。”

修伊霍然转身,口中蹦出冷酷的语调:“那么……我们就一起去杀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