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奉献魔纹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奉献魔纹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他已经来不及思考莉莉丝是怎么解脱束缚的,要命的匕首闪着晶莹的寒光向他刺来。

完全是本能反应,修伊一抬手抓向对方的手腕。

莉莉丝的匕首顺势在空中做了一个横切,刀尖划过修伊的手心,在那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槽。修伊闷哼一声,收手后退,没想到莉莉丝欺身就冲了上来,对着修伊就是一个凶狠的膝撞。

标准的近身流战术。

小腹被莉莉丝的膝撞顶中,巨大的力量几乎要将他顶飞,然而莉莉丝的左手已搭住修伊的肩头,竟然阻止了他的后仰,又是一次狂暴无比的膝撞向他顶去。

修伊的右腿猛然上抬,正顶住莉莉丝冲撞的膝盖,巨大的冲击力令两个人的膝部同时剧痛。然而莉莉丝飚悍无比,丝毫无惧痛苦,右手的小匕首划出一道绚丽的长弧,向着修伊的颈部狠狠刺去。

修伊眼中精光一闪,身体突然一矮,那飞刺的匕首便成了向他嘴边扎去。他一口咬住匕首,这一手,显然连莉莉丝也吃惊不已。然后修伊屈起右手中指对准莉莉丝的膝盖狠狠地砸了下去。

这一记充满斗气能量的击砸,痛得莉莉丝发出了一声闷哼。

莉莉狂野的进攻因此而产生了些微的停滞。

修伊左手乘机而上,一把抓住莉莉丝扣住自己肩头的左手,顺手反扭他的手臂。莉莉丝没想到对方在近身作战上竟然也会如此反应敏捷,动作准确,不过这个女人到也凶狠,眼看着半个身体已经受制于人,竟然左腿一抬,还试图反踢修伊,修伊屈膝在她的关节处狠狠撞去,痛得女人的一条腿整个都麻了。

修伊这才将她拉进自己怀里,一边反箍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掐住她的咽喉。右脚用力扬起,落下,狠狠地踩在了她的脚背上。

“唔。”莉莉丝终于痛到发出了声音。

不过这个时候的修伊也不好受。

匕首划破了他的嘴,甚至割伤了他的舌头,此刻他满嘴的鲜血,一滴一滴地落在莉莉丝的颈间。

“扑。”修伊把口中的匕首吐掉。

“我大意了,每一个丛林猎人,都有着出色的脱身技巧。这是我第一次被人在这种情况下险些反盘,但我保证是最后一次。”

他说话的时候,鲜血顺着自己的喉咙进入,带着一股温热,少年温文的脸上已现出一股狰狞,一股强烈的杀意。

莉莉丝的心头骇然。

必须感谢自己曾经在炼狱岛的历练,无论是兰斯洛特还是帕吉特,都曾经对他说过同一句话:斗气的提升,是天长日久的事,是无法取巧的,但是战斗的技巧和经验,却取决于天赋。灵敏的反应,快速的决断,永远是近身作战的重中之重。

修伊无法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斗气能量提升到高级武士的标准,但这并不妨碍他学习高级武士的作战技巧和经验,尤其是他在境界上的领悟甚至高于斗气的增长,因此纯以技巧而言,能胜过他的人并不多。

莉莉丝很显然就是犯了这样一个错误,她错误的高估了自己的近身战斗能力,同时也低估了对手的能力——她把对手的强大定位在了宠物和炼金术上。

重新将莉莉丝捆起来,修伊看了一眼地面。

捆绑莉莉丝的特殊绳索,断成了数段,散落在那里。

这种绳索是炼金师的产品,仅靠斗气能量很难挣断,所以只能是被莉莉丝用匕首加斗气力量割断的。

令修伊惊讶的是,莉莉丝的匕首是从哪冒出来的?

他想了想,一把将莉莉丝翻了过来。

莉莉丝拼命地扭动身体,修伊对着她丰满的臀部就是狠狠一巴掌。

这一巴掌,让莉莉丝老实了下来。

一把撕开莉莉丝背部的衣物,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修伊惊讶地看到,在莉莉的背后,竟然贴着多把薄如纸片的小匕首。每一把武器的把手上,都有一个小小的拉环,用铁丝串过后连在皮带上。

当修伊把莉莉丝的双手绑在背后时,女人其实只需要用手指轻轻拉动铁丝,就会有一把武器落入手中。

这让修伊赞叹无比:

“我的武技导师曾经教导过我,女性武士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她们自身的力量,而在于她们总是能够采取种种手段让你无视她们的危险性。她们就象一条毒蛇,总是伺服于暗处,奉上最甜美的笑颜,然后给予你最致命的攻击。我曾经以为这些话只对那些外表无害的女人有用,但显然我错了。有些女人会把阴险和诡诈隐藏在笑容的背后,有些女人则同样会把诡计和毒辣隐藏在刚强背后。你看上去是个没什么大脑的女人,但其实相当危险,小看你的后果,就是我受伤了。”

修伊喝下一口治疗药水后,伤势已经恢复,但是对他来说,今天的教训,使他对任何一名拥有武力的女人都不会再小看。

将莉莉丝的武装解除后,他望着莉莉丝道:“我反复思考了自己到底错在哪里。最终我明白了,是因为我过于矜持于男人的风度。如果我刚才抓到的是一个男人,我一定会毫不客气地搜遍他的全身。但因为你是个女人,所以我没有这样做。不过我说过,我不会重复曾经的错误,所以这次,我要把你搜个干净。”

莉莉丝吓得脸色大变:“不!你不可能这样做。”

“这是你自找的。”

修伊毫不客气地把莉莉丝又翻了过来,用粗暴的手法扒开了她的外衣,坦露的皮肤现出健康的小麦色,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光滑,圆润,引人遐思。

修伊的手向莉莉丝的胸部探去,无视对方的吼叫,缩回时,手里出现了一枚小小的刀片。

把匕首藏在背部,将刀片藏在贴胸处,修伊完全可以想象这个女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为被抓捕做着准备。

他的手继续在莉莉丝的身体上下游走,每一寸皮肤都不放过,完全无视莉莉丝那愤怒的要喷火的眼神。

眼看着确实没什么利器再继续藏着了,修伊才终于停了手。

“你够了没有?”莉莉丝狂吼道。

修伊想了想,摇头道:“不,我不确定现在的你就是安全的。好象还有一处地方我没有搜查过。”

莉莉丝的瞳孔开始放大。

修伊的手,向着莉莉丝的下体处游去。

修伊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一片温热,有些湿漉漉的。

没想到半精灵的体质会如此敏感,他略带邪恶的笑了起来。

手指在那最私密处探询了一番,确认碰到了不可逾越的阻碍后,修伊才重新将手指收回,收回的同时,他感觉到四周的芳草地隐约有些扎手。

修伊的眉头皱了皱,向着周边继续探索。

他注意到莉莉丝充满羞辱和愤怒的眼神此时还带了一丝惶恐。

检查终于结束,修伊拿着从莉莉丝最后的芳草地所搜到的那根金属丝,发出了惊讶的赞叹:

“我真得很难想象,你竟然会在自己的那种地方藏下这种东西。你可以恨我对你的亵渎,但你不得不承认,正是因为我的谨慎,使我避免了再一次被你逃离并攻击我的命运。”

这根金属丝,应该是某种被魔法加持过的小东西,它可以变得坚硬无比,刺破一切阻碍。一旦扎进人的咽喉,就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刺杀。

谁会想到这根金属丝,竟会被隐藏在那样隐秘的地方呢?

修伊望着已经绝望了的莉莉丝,眼中充满了戏谑。

“也许下次你会考虑如何放一件有用的小工具在你的那层膜后面。你瞧,至少我还是为你保留了一处私密空间的。”

“我要杀了你!”莉莉丝厉声大喊。

“你的悲惨遭遇正来源你的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修伊随手一掌将莉莉丝打昏在地。

——————————————————

修伊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麻烦中——莉莉丝正在成为一个烫手的山芋。

他并不介意将这个女人杀掉,对于对自己有敌意的女人手下留情,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但同样的,他也不得不顾忌到巴克勒等人的感受。

和巴克勒的合作才刚刚开始,对帝国猎犬的正式反击还停留在纸面上,炼金基地才刚刚成立,一切的一切都处于萌芽状态中。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杀死一个女人而失去巴克勒的支持,无疑是一种愚蠢的做法。

修伊不认为自己可以象对付雷勒那样对付巴克勒,很多东西不仅仅是用拳头就能做到的。他看中的不是巴克勒的手下实力,而是他对外的紧密联系,而这是杀死巴克勒也无法得到的东西,广博的人脉关系同样不是他在短时间内能建立起来的。

或许该和巴克勒好好谈谈。

他想。

就在他有些犹豫不决的时候,怀里的通讯水晶球突然响了起来。

修伊启动水晶球,里面现出巴克勒的影象。

“巴克勒,找我有什么事吗?”

巴克勒显得有些焦急:“莉莉丝不见了,我怀疑她是去找你了。她对你我间的交易一直不满。我不得不立刻通知你一声,让你做好小心防范。也许她的到来会对你产生一些困扰,我不希望因此破坏你我之间的协定。”

修伊想了想道:“谢谢你的通知,巴克勒,也许你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你还遵守信诺。”

“再坏的人也该有优点,否则没有立足险地的权力。”巴克勒回答:“修伊格莱尔,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如果莉莉丝去找你了,你不要伤害她。她不知道你拥有干掉妖鼠的实力,她一直心高气傲。”

“那要取决于她的表现,我不承诺不会给她一些教训,不过我可以答应你,我不会杀她。”

“那么好吧。”巴克勒有些无奈:“是该让她吃些苦头。”

关掉通讯水晶后,修伊重新看向莉莉丝。

他正在思考自己该如何处置这个女人,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魔偶助手六号,突然说:

“伟大的新主人,你是在思考关于如何处理这个试图攻击你的女人吗?”

“她不是试图攻击我。”修伊回答:“而是已经攻击了我。但是出于大局考虑,我却必须留下她的命。问题是我无法确保怎样才能让她不会再度骚扰我。”

“炼金师有足够的控制他人的方法。”

“对于贪生畏死的人也许是,但对有些人则不是。我不认为在她身上使用某种毒药,就可以让她乖乖听命。我对她的检查,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亵渎与侮辱。要知道当人的仇恨达到一定程度时,人们往往会不惜自己的生命去复仇。如果谁以为自己控制了他人的生命,就拥有了操纵他人的权力,他就大错特错了。”

魔偶助手倾斜着脑袋想了想:“我的前任主人,似乎也曾经碰上过类似的困扰。”

修伊一楞,望向那魔偶:“你是说?”

魔偶回答:“我的前任主人非常喜欢美丽的女孩,但他似乎从不对某个女孩专一。他总是会让一些姑娘伤心,有一些人会因此找上他,用各种方式纠缠他。主人有些不胜纠缠,却又不想伤害她们,所以他后来发明了一些魔纹,希望借助魔纹的力量解决这个问题。”

“魔纹?你是说伊莱克特拉用魔纹来摆脱他不想理会的人?”

魔偶点点头:“确切地说,是针对不同的人发明的不同魔纹。比如某个死缠着他不放的姑娘,他就会对她使用遗忘魔纹。比起遗忘药剂,遗忘魔纹拥有更强的针对性,姑娘们会遗忘我前任主人的存在以及有关的所有事情,但不会忘记其他事情。”

“这真是个好办法,不过看起来对我的目标没什么用。就算我现在让她忘记了我,等她回到刺槐镇后还是会重新知道我的名字,在她和佛朗克人再度接触后又会重新生出杀我的念头。她的思维习惯决定了她热爱刺槐镇,不允许任何可能带给这地方危险的人存在。我不想让这种事变成一个没有尽头的轮回。”

“对此我无法理解,我的新主人,但我想您是在告诉我您打算放弃使用这种方法。”

“是的,那么还有什么别的魔纹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魔偶想了想然后说:“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一种魔纹,也许适合你现在的情况。”

“是什么?”

“一种增益魔纹,叫奉献魔纹。”

“奉献魔纹?”

“是的,奉献魔纹是一种力量收受的双魔纹,它可以将一方的力量转移到另一方身上。主人可以在自己的身上镌刻上收获魔纹,在这个刺客的身上刻上付出魔纹。魔纹完成后,付出魔纹的拥有者只要在距离您一千米的范围内,都将成为您的力量源泉。每当她情绪激动时,她身体激发的力量就会有一半流到您的身体里,并且在你这里得到成倍的增长。如果她试图对您造成伤害,那么她所造成的麻烦,不会比她所造成的贡献更多。在我前主人打造的傀儡军团中,就有这样一支队伍,专门负责奉献自己的力量,增加其他傀儡的实力。”

修伊的眼睛亮了起来:“竟然还可以用在傀儡上……一种很有趣也很实用的魔纹。我在伊莱克特拉的笔记里没有见到关于这方面的记录,你知道怎么配置魔药吗?”

“那是我少数仅存的记忆之一。”魔偶回答。

“那么……就这么定了。”修伊说。